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74章,改变决定
    兰陵小书童:“你不知道天门山被鬼子修的有多坚固吗?还有松山,为了这个山头,得死多少人?

    人力挖掘埋尸体都不够了,得开动机器埋尸体。那地方臭了几个月,到现在人站在这儿都感觉到阴风阵阵。

    也不是你非得打这一仗,这种攻坚仗吃力不讨好,尤其敌人还是不怕死的家伙,简直就是灾难。

    可你仔细考虑一下,这种仗交给别人打,例如虞啸卿,他能怎么打?

    他只知道让下头的人,炮火掩护冲冲冲,用肉体去堵鬼子的枪眼儿,最后一个师都打光了,悲愤下被撤职。

    可是如果你来指挥你来打,有我们帮你尽可能的提供资料,寻找有效的攻坚方式,可能要少死多少人?

    这种战略要地被攻略,对于整个战场的局势影响有多大!

    去印度是锦上添花,留在这里是雪中送炭。这是两种不同的选择,决定以后意义深远,要慎重考虑的。”

    血战松山三个月零三天,死了8000,伤者过万。

    而天门山,真要让虞啸卿来打,书友群里曾经根据原剧情推演过,八成是他打光了,让别的部队摘了桃子。

    实话实说,国军的防御工事修筑,和小鬼子不是一个水平。国军的军官们水平有限,就会用老一套呆板的打法,没有开创性是真的要吃大亏。

    周景坐在床上,茫然的想了半天,直到孟烦了敲门进来,他才发现已经天黑了。

    “打听清楚了?”

    孟烦了被他沙哑的嗓音给吓了一跳,中午不都是好好的吗,这一个下午又怎么了?

    “师座,您没事儿吧?”

    周景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是焦虑过度产生的副作用。

    他说:“说你打听来的情况!”

    熟知周景脾气,孟烦了不敢再多问,便说道:“我问了好几个美国飞行员,也问了几个飞机维修师,现在没有往咱们这边大量运武器的计划,基本都是在运输药品之类的紧俏物资。

    不过,听说要往印度运一批人员,有新38师的,也有新22师的。好像还有咱们和第50师的。师长,难道咱们也去印度?”

    周景没有回答他,像个泥塑一样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见状,孟烦了也不敢吱声,就站在原地等着,直到龙文章回来。

    没有等周景问,龙文章便主动说了:“师座,有点不妙。上级好像要安排咱们飞印度,而不是直接在这儿接收美械。”

    “妈呀,我打听了也是这样,惨了惨了,小太爷可不想去印度,要是坐着飞机一头扎在雪山上,那才死的不明不白,不去不去。”

    孟烦了的反应更大,印度那有什么,那些美国人飞行员跟他说过。可更重要的是,那些飞行员更是跟他讲过驼峰航线的危险性。

    开着飞机绕着山峰飞,飞机航速一小时200多公里,一秒钟就是60多米。恶劣气候的影响,复杂的航行条件,几秒钟的疏忽,就可能一头扎在了山峰上。

    飞行员们都戏称,每一次起飞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每一次安全降落,都是一次新生,祈祷感谢上帝吧!

    飞缅甸的那一次,运输机被小鬼子打坏了,还能强行迫降,他们算是捡了一条命。

    可是驼峰航线都是些什么地方?茂密的原始丛林,常年不化的大雪山,那地方即便迫降成功,活下来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而且,这对人的心理也是一种煎熬。因为到了战场上还能利用保命技巧,可在飞机上你只能祈求你所信仰的。

    “行了,别鬼哭狼嚎了,趁现在事儿还没定下来,咱得运作运作。”周景一拍大腿猛然说道。

    印度不去了,美械……大不了打个折扣,火力少一点罢了。

    他起身从随行携带的箱包当中,翻出两张照片,交给孟烦了。

    “这张是跟罗斯福的大合影,记得我以前跟你怎么说的吗?”

    孟烦了回想了一些师长吹过的牛,连忙点了点头。

    “记得就好,美国人他总得给他们总统一点面子,你去忽悠美国人,看能不能让他们给我们开个口子,运输一些我们需要的物资。

    60毫米的迫击炮,七五毫米的野炮山炮,这些最合用,多搞一些。顺便把咱们的6门英国制榴弹炮炮弹也搞一些。”

    孟烦了拿着照片略微有些迟疑,一张和罗斯福的集体合影,这倒是没毛病。可是要说服美国人,光靠这个还有点不够吧?

    周景一拍脑袋,焦虑过度都差点忘了,回身从皮箱里拿出一厚沓子美钞,塞到孟烦了的手里。

    并且叮嘱道:“大方的给,飞虎队的美国人来这儿就是为了挣钱,绝对见钱眼开。雷萨斯这些美国人,在这儿说话很有分量,说服了他们,给咱们安排几架飞机没问题。”

    孟烦了拿着一厚沓子美钞,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这一摞少说有5000美元,美国最便宜的一架飞机值1万五千美元,这就是1/3架了。

    “师长太信任我了吧,这么多钱说给就给,绝对不能辜负师长厚望。”他心里这样想道。

    紧接着周景的举动让他大跌眼睛,只见周景从皮箱里又拿出一沓子美钞,交给龙文章。

    然后,又从衣服的外套里取出一沓存款单,一番挑选后拿了一张交给龙文章。

    “存款单还是花旗银行的,能取三千美元,你私底下塞给王裕中,就说是我祝贺他升职的。

    两千美元活动经费,把底下那些小鬼也打点到,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别到临头了又给出岔子。”

    这种事儿龙文章不是第1次办,他顺手的把东西塞到外套里,问道:“师座你是要去重庆活动吗?”

    “没错,还得先让重庆那边改命令。不过,也不是很难,这么好的差事想去的人多了,我装得谦虚点谦让点,说不定还能卖几个人情,也亏不了。”

    周景把事情安顿好,马不停蹄的先去了市里,去发电报打前站。

    只留下了踌躇满志的龙文章,和在风中凌乱的孟烦了。

    孟烦了这会儿才明白,师座是真的有钱,八成是哪家豪门公子哥。

    一沓子美国银行存款单,富得流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