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77章,百吨物资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天早上,王裕中接到了一份重庆发来的电报,看着电报上的内容,他不由得感叹:“周老弟还是那么能耐,能让重庆方面改命令,不简单呐!”

    眼前这份电报,赫然和之前的不一样。撤销了新29师前往印度改编为美械师的命令,改为新编第三十师。

    电报上说得明白,是周景主动让贤,要把这个机会让给更有能力,更需要的人。

    让贤,让哪门子贤?

    无非就是利益交换,三十师的胡中将可是要承他一个人情了。那可是黄埔一期的老学长,人脉关系通天。

    再结合周景之前的关系,肯定是躺在重庆医院的那位,帮忙牵线搭桥了。

    不过,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就赚一个人情,那是不可能的。电报上还附着一份武器清单,作为一点补偿。

    看在那3000美元的份上,王裕中拨电话叫来了负责安排运输的手下,把抄录好的武器清单交代下去。

    “等周老弟回来,见到运回来的武器,想必一定会很满意的喽!”他心里这样想。

    ……

    ……

    钱能通神,古人诚不欺我。

    几天后,在巫家坝机场的停车场,周景看着满满25辆卡车的军械物资,心里面都快乐翻天了。

    他记得运作下来的清单上,所要的物资没这么多啊,充其量也就是60吨,15辆轻卡就能装下了。

    可这多的10辆是个怎么回事?

    一旁的王裕中笑容满面的将物资清单交给周景,并由衷的说:“哎呀,周老弟你人缘是这个。”

    他竖起了大拇指。

    周景还没搞明白他在说什么,王裕中解释道:“美国人很热心,飞机特地多飞了几趟,给你加了加量,我就给你调卡车全装上了。

    其实多余的物资你不必多担心,这里老兄我还是能罩得住的,没人会找你麻烦。”

    周景心领神会,冲着一旁的龙文章使了个眼色,一个信封就塞到了王裕中的手里。

    “裕中兄,老弟无以为报,一封感谢信聊表心意。禅达对面还有小鬼子,我们都出来了,就副师长一个人看家,担心啊。我也就不多留了,今天就启程回了。”

    王裕中将“感谢信”塞到口袋里,心里美得跟什么似的,脸上却是一脸惋惜之意,说了一些挽留的话语。

    那只是国人特有的客套罢了。

    来时两辆美式吉普,去时却有了一个车队,周景翻看着物资清单,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清单上有:汤普森冲锋枪一百支,M1式卡宾枪150支,重机枪24挺,轻机枪90挺,60毫米迫击炮60门,82毫米迫击炮12门,战防炮12门,105毫米榴弹炮2门,75毫米山炮12门。

    他看过美国步兵师的装备数据,也看过美械师的数据。

    这些装备有些型号比较老旧,都是一战的货色。对于正宗的美国步兵师来说,当然是不值得一提的,甚至还是很嫌弃的。但是对于新22师那几个美械师来说,这些装备再加一千五百支步枪,凑合凑合能装备一个步兵团了。

    其实他当初哪里要了这么多,105毫米的榴弹炮,近百挺机枪,啧啧啧……就是他真得敢要,上面也不会批的。

    不用想,这肯定是下面的人自作主张,偷偷的加料了。

    正在开车的龙文章出言提醒到:“师座,王裕中没有在清单上加货,是那个美国人雷萨斯增加的。

    烦了这两天把钱都花光了,还朝我这头拿了一些,那些美国飞行员都快成他哥们儿了。

    那家歌舞厅上到老板,下到保洁,就没有不认识他的,都知道他是天天请客的大豪客。”

    “这么说,美国人办事倒是更爽快。”周景这句话更像是在提醒他自己,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还都得依仗美国人的飞机运输。

    尤其是他们拿了一大堆美式装备,弹药国内是无法补给的,必须依靠这条航线。跟这些美国人打好交道,无疑很重要。

    “应该在昆明设个点,派人和美国人倒腾物资,顺便维持一下关系。”他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还有,到手的物资增加了40%,功劳不全是美国人的。如果没有王裕中这条线,东西就是运回来了,也绝对不可能全须全尾的拿到。

    跟后勤处的这帮硕鼠打交道,他不但是听过,还真的见过。

    那人是一个嫡系师的师长,拿着条子要军械。后勤处的规矩,打8折,那两折要上下分润,归后勤处。

    当然,如果来者拿着差不多值两成的钱上下打点,后勤处也懒得扣那两成军械卖给别人了。

    可如果没有,那就别怪后勤处不给面子了。

    周景拿商城币兑换美钞,自然财大气粗不在乎这一点,他还能掏腰包顺手从这些人手里买一些。

    可其他人跟他不一样啊!那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自然是不情愿的。

    不情愿有用吗?没用的,能坐到后勤这个位置上,谁后面没点关系。

    告状往往是不了了之,以后还要被这些人变本加厉的对付,一算这个帐,9成9的人都得忍气吞声。

    见到周景不在沉思,龙文章又说:“师座,这几天我在这儿也认识了几个军官。混的熟了,他们也不把我当外人。

    说他们手里有一些物资,能卖给我。有汽油,轮胎,卡车,药品等等一些,价格也还算合理,拿到黑市上去卖绝对能大赚一笔。这笔买卖,您看做吗?”

    “做,怎么不做,只要是咱们能用得着的,都可以先买下来。”周景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种事他见多了,猫有猫道鼠有鼠道,王裕中大贪,他手下的人小贪。

    巫家坝机场,每天都有100多架飞机降落,装卸的物资更是不计其数。

    这克扣一些,那里克扣一些,最后就是一个庞大的数目。

    就是销售的门路有时候不太好找,他们属于批发,而且还是上不了台面的,搞不好了就栽里头了。

    终端销售还得找有势利的人来接手,付钱爽快而且没有后顾之忧。

    周景能打的名声先不说,反正散财童子这个名声是传出去了。结交的,给面的人也不少。

    那些人估计也是看在这个份上,跟龙文章说了一嘴。其实,真正的是想跟周景做这个生意。

    周景也正有此意,做这些生意他不指望挣多少钱,但可以给自己凭空弄出来的钱洗白一下,找个听上去合乎情理的说法。

    至于腐败这种事儿,只要别在他的队伍中出现,他才懒得去管。

    果党不腐败,怎么能有他上下棋手从中牟利的机会,这几十辆卡车的物资,也就呵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