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79章,突发的袭击
    “来啦?”

    “来了。”

    “想通了?”

    “想通了。”

    “不拿你嫂子开玩笑了?

    “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问话的自然是怒气未消的迷龙,搭话的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孟烦了。

    也是,拿什么开玩笑不好,非得拿嫂子开玩笑。迷龙浑身上下就这么一个软肋,被他狠狠的戳了一记,能不发疯吗?

    孟烦了哪里能扛得住迷龙这个非人类,一顿老拳揍下来,脸肿的像个猪头。

    要不是上去了四五个人把迷龙抱住,孟烦了今天应该在床上躺着,而不是在这里摆赔罪酒。

    龙文章在这儿做个和事佬,负责给他们见证一下,指着桌上的酒碗说:“来,端起酒干一杯,一笑泯恩仇。”

    迷龙端起酒碗看着孟烦了,等他先表态。孟烦了也端起酒碗,大着舌头赔罪的:“前天是小弟的不对,在这儿给你和嫂子赔罪了,我先干了。”

    醇香的美酒顺着喉咙划过一条火线,美中不足的是酒碗实在太大,美酒难眠顺着嘴角流出来,蛰到嘴角的伤口一阵发疼。

    迷龙也不是个玩不起的男人,只要孟烦了以后别拿他老婆开玩笑,他可以原谅这个家伙。

    眼见孟烦了一碗酒下了肚,他端起酒碗咕嘟咕嘟两三口就干了。

    “既然都和好了,那就坐下吃饭吧,我也饿了。”龙文章自顾自的坐下,拿起筷子就开始往碗里划拉菜。

    大中午的,受命来给他们俩做和事佬,吃他们点儿不是应该的嘛!

    他左手捏着个鸡腿,右手夹着一筷子炒菜,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就在禅达的某个地方。

    还没来得及坐下的孟烦了怔了一下,但天天跟大炮打交道的他,立即反应过来,这是小鬼子的山炮打出的动静。

    迷龙也愣住了,已经好几个月没打过仗吧!怎么突然又打了呢?

    龙文章一口把菜吐到桌上,站起来拿着帽子就往外走:“别愣着了,回去指挥部队。”

    三个人蹬蹬蹬的跑下楼,门口就停着他那吉普车。龙文章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飞一样的蹿了出去,直奔怒江防线。

    迷龙和孟烦了相视一眼,他们可没有汽车代步,又不顺路,只能撒丫子开跑,回自己的营区。

    龙文章在路上就碰到了周景,以及被装在卡车上的警卫连。车队汇合一体,继续向南开去。

    炮声没有停下,只不过更加密集了,这是因为周景已经下达了反击的命令,部署在怒江防线上的炮营,已经开始跟敌人对轰了。

    然而他们南下的路程刚走完三分之二,就碰到了大量乱糟糟的溃兵。

    溃兵们衣衫不整,一个个活像失去方向的无头苍蝇,就知道一窝蜂的往回跑。

    车队南下的路都被他们挡住了,周景抓着车的框架站起来,厉声喝问道:“怎么了,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一阵炮响就让你们当了逃兵?”

    溃兵们不少人都认识这位周师长,有人鼓起勇气说:“周师长,虞师长死了,日本人打过来了,全团都溃散了。”

    “什么,虞啸卿死了?”

    周景有点不敢置信,昨天他们还见来着,今儿个就死了?

    “死了,日本人第1轮炮就把他炸死了!”

    溃兵的话,周景还是将信将疑。可不管是谁死了,都不应该成为不战而逃的理由。

    他接过警卫员递过来的冲锋枪,照着天上就是一梭子,迸射出的弹壳洒了一地,也让一众溃兵打了个激灵。

    “不管是谁死了,现在都给老子滚回去,守好防线。如若再逃,格杀勿论。”

    似乎在响应他们师长的命令,下了卡车列队拦截的警卫连,一个个端起了手中的枪瞄准了溃兵,并且齐刷刷的拉开了保险。

    溃兵队伍里亦有军官,见到此情此景,自然明白是逃不了了,也不用逃了。

    他一咬牙回身招手喊道:“死也得跟小鬼子拼一拼,弟兄们,跟我来!”

    溃兵们换成了来时的方向,又乌泱乌泱的往回跑。

    龙文章此时只想说——师座威风,一言便重如泰山。

    溃兵们依旧占着公路,司机按按喇叭,吆喝道:“先让开路,让我们过去。”

    溃兵们茫然的扫了一眼,便又老老实实的退到了路两侧,让开了道路。

    车队继续南下,只有一个警卫班的人,和大批折返的溃兵在述说这里发生了什么。

    远远的已经能听到密集的枪声了,龙文章无不担忧的问道:“师座,虞啸卿不会真的被炸死了吧?

    他那个团可是在咱们二团的侧翼,现在溃散成这个样子,小鬼子要是从侧翼攻击的话,咱们是要吃大亏的。”

    怒江防线被分为东西两段,西边周景驻扎一个团,东边由虞啸卿驻扎一个团。

    虞啸卿那边实行的是半月轮换,每个团过去轮流协防半个月,师部就设立在防线后头。

    没事儿的时候,他时常去那里,望着怒江对岸的天门山发呆。

    天门山,他没在那里打过仗,甚至没有踏上过那片土地,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是要说虞啸卿被第一轮炮击炸死,那还真有些可能,万一真是那样,只能怪他命不好。

    龙文章也好,周景也好,都从未把少壮派军官虞啸卿当回事儿,他死了,他们两个最多会感慨一番。

    可他死了,导致防线上的一个团开始溃散,如果让日军乘虚而入,二团陷入危险的境地,那就是死不足惜。

    龙文章是这样认为的,周景也是这样认为的。在他们俩的心里头,虞啸卿已经死了,活着也是死了。

    车队到了炮营阵地的小山头,这一片低丘山头上面密林遍布,对于炮兵来说是极好的伪装。

    车队在山脚下停下,周景下了车,跟着外围警戒的一名哨兵,健步如飞的冲上了山头。

    炮兵一营的营长,发现师座前来,刚要开口说话,便让周景伸手拦住了。

    周景站在炮队镜后面,观察着整个战场的局势,情况不容乐观啊!

    PS:大年三十过年好!作者提前拜年了

    ?★新年快乐(≧ω≦≧ω≦))恭喜发财★?

    不过,就像周景被小鬼子偷袭,我也被感冒偷袭了,不是很厉害。

    敲黑板画重点了:只是正常的感冒,可状态不佳也没法写。

    新型流感肆虐,诸位多保重身体。最近几天只能每天一更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