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84章,啸卿的狠辣
    因为有虞师那样不要命的打法,战斗结束的时间,要比周景预估的提前了一些,到傍晚左右就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

    日军大约撂下了四百多具尸体,有两个当了俘虏,剩下的划着皮筏逃亡,绝大多数落入了江中生死不知,仅有二三十余人逃到了江对岸。

    龙文章的二团从一开始就在战斗,伤亡却不是很大,一共八十余人。最大一部分的伤亡,都是刘有福率队在逆袭时产生的。

    可这也并不怪他,打仗难免有伤亡,谁想到鬼子丧心病狂,连自己人都炸呢?

    如果仅拿二团和日军的伤亡作计算,这是一场1:5的大胜。甚至无耻点不计算伤员,只拿阵亡率来计算,这是一场1:11的大胜。

    可事实上,账不能这么算,虞啸卿的军队也是中国军队,他的军队也参加了这次战斗,伤亡也是要计算在其中的。

    当天只是粗略估算,集团司令部那儿得知的,也是美化过的数据。

    周景后来从虞师收买的军官那里得知,虞啸卿的部队此次战役伤亡高达三百多,其中一小半都是源自最初的那场混乱。

    大部分被日军炮轰炸死,小部分被日军派出的追击小分队,从后面追击杀死,甚至还有个倒霉蛋,一不小心掉到坑里把自己摔死。

    按照这么算,这仗只能说占了点儿小便宜。可这是日军的渡江登陆战,守军是占着地利优势的,还有炮火优势!!

    打成这个样子,周景都为虞啸卿感到羞耻,扯后腿扯到姥姥家了。

    不过,此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值得一晒的东西,虞啸卿的某些举动,也让周景刮目相看的。

    当天部署在怒江防线阵地上的主力团,团长是虞啸卿的胞弟,名为虞慎卿。

    虞慎卿把江防管得外紧内松,自己又阵前失惊,导致全团大乱,直接丢了江防。

    虞啸卿前去弹压时,二话不说就把他这个胞弟砍了。

    一母同胞的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都能为了严肃军法给砍了?

    让周景来做,他扪心自问是做不出来的。

    他接受的是现代的和平年代的教育,即便来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来到了这个人命贱如草的年代,灌输到骨子里的观念,也不是那么一时半会能掰过来的。

    尊重人生命的权利,除了敌人,他不会滥杀任何一个人。

    所以即便有逃兵,他也没有枪毙过,只是用严厉的惩罚来代替。

    而如果手下犯了重错,譬如虞啸卿胞弟犯下的,他八成把这人送进敢死队,戴罪立功。

    死了一了百了,活下来了,如果不够赎罪,那下次继续进敢死队,当排头兵。

    什么时候人死了,或者他认为罪孽赎够了,才算罢休。二团差点丢了江防的那个营长,就是这种待遇。

    不过,他尊重人权的观念,并不能成为他看不起虞啸卿狠辣的理由。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角度利益,做的决定也各不相同。换位思考,直接一刀砍了严肃法度,对于虞啸卿来说,可能是当时最好的选择了。

    因为,虞家为了虞啸卿的军队付出甚多,军队中自然也充斥着亲戚乡党。

    虞慎卿犯下如此大错不死,无论受到其他什么样的惩罚,在众人的眼中都等同于无。

    谁让这是虞啸卿的地盘,虞慎卿又是他弟弟呢?

    父亲包庇儿子,哥哥包庇弟弟,这是常识,也是所有人都认为理所当然的。

    惩罚等于没有,军规军纪也等于耳旁风,虞啸卿的其它亲戚乡党,自然会更加肆无忌惮的侵占军队利益,违反军队的规章条例。

    抗命,阵前逃亡,大概率会成为常有的事。

    虞啸卿以岳武穆为人生偶像,想当岳武穆第二。他能允许自己的军队如此吗?

    当然不能。

    可如何能刹住这股不正之风呢?

    砍了虞慎卿,杀猴给鸡看。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可是他一母同胞的弟弟。痛苦,不是言语能形容的。

    ……

    夜晚,月明星稀,虞啸卿站在山坡上遥望着远处,呆呆的望了好一阵儿。

    直到身后的来人一个劲儿的叹气,搞得他越发心绪不宁,他才不耐烦的回头质问:“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如果是那样,恐怕会让你失望,我虞啸卿还没让人看过笑话!”

    能让虞啸卿以这种口吻说的,只有跟他是冤家对头的周景了。

    周景不再叹气,而是摇了摇头,“虞啸卿,看你的笑话,我还没有那么无聊。

    我是在叹息今天打得太急了,真应该把小鬼子放过来。

    老鼠出洞的机会可不多,丧失了大量杀伤敌人的机会。老鼠又钻进了洞里,以后恐怕是个麻烦。”

    虞啸卿几乎傻眼了,这是什么鬼理由?

    周景笑笑为他作了解释,顺便也是为了嘚瑟——老子都抓到俘虏了。

    两个日本俘虏扛不住刑讯,已经招供了。其实这种秘密也没什么好保守的,没有意义。

    这场战斗就是日军的一次盲动,几个中佐大佐立功心切,上报了一份作战计划,并且得到了师团的默许。

    如果成功渡过怒江占领滩头,便会有其他日军的响应,处在其身后的松井联队,也会在半日左右开来,将战果巩固,把这一场偷袭转变为更大的战役开端。

    如果不成功,那也没什么。他们调来了一个大队的炮火,加上联队原有的大炮,日军会拥有炮火优势,撤退也并不困难。

    可万万没想到,周景在数日前补充了一批大炮,将一个炮营扩展到了一个炮团。

    而且早有扩充炮兵力量想法的他,在训练炮兵时就是一门炮三个班子,几天的磨合,简单的操炮是没有问题的。

    日军没有取得想象中的成功,并且丢掉了炮火的优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渡过河的军队被一点点的消灭。

    竹内连山恐怕连肠子都悔青了。

    而周景也有些后悔,早知道鬼子是这么个想法,他怎么着也不能一下子把鬼子的信心给打没了。

    多放点儿小鬼子过来,以后要反攻的时候,不就更轻松点嘛!

    虞啸卿得知了周景的想法,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守着天门山不撤退,就是为了杀鬼子。现在惋惜给鬼子机会太少,不能更多的杀伤鬼子。

    他心里都在嘀咕:周景跟鬼子是八辈世仇吧?说不定戚继光抗倭那辈,就有他的祖先在,所以不杀鬼子就浑身难受?杀少了也浑身难受。

    自己的事都没理清,还是莫好奇他人的事了。

    虞啸卿回过头去,继续望着远处,嘴里淡淡的说:“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我还要在这儿待一会儿。”

    听起来有些不待见他啊!

    虽说自打见面那天起,周景就和虞啸卿很不对付,闹了不少矛盾。但不管怎么说白天也是一同作战的“战友”,一块站站还要被人赶吗?

    周景不屑的撇撇嘴,要不是虞啸卿的部队要跟他共守江防,他才懒得来这儿被嫌弃。

    “你知道,你今天输在哪里吗?”

    虞啸卿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可以说,如果说的对我感谢你,如果说的错了,我也不会嘲笑你。”

    嘿,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哪有这种口吻请教的,是请打的吧?

    不过,大人有大量,周景也不跟他计较了,而是望着天门山淡淡的讲述道:“这是龙文章说的,他说国人太爱安逸,没了安逸就怨天尤人。

    看见日军在对岸驻防,就高兴了,安心了。以为能过一段儿平静日子,给我们时间厉兵秣马,准备反攻。

    结果呢,哄着我们埋锅造饭放下警惕,他们再忽的一下杀过来,这贱招从东北一直使到西南,屡试不爽。

    最贱的还是见识过这一套的人,居然还上当了。简直就是记吃不记打的典范。”

    虞啸卿猛的回头,冷眼看着周景。周景无动于衷,脸色脸色平淡,似乎刚才那番话不是他说的,是“鬼”说的。

    “最贱的还是我,不光上了当,还被指着和尚当秃贼的骂。”虞啸卿说。

    周景笑笑:“龙文章还和我说,虞师长要比记吃不记打的和尚强,肯定是记打的,吃了一回亏不会吃第二回了。”

    又在拐着弯骂他!

    虞啸卿无言以对。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他大概是做不出来的。

    “谢你的苦药,好像还有?”

    “还要听?”周景都觉得自己快成了嘴碎的婆婆了,把龙文章的检讨和建议拿出来晒一遍,也好无聊的。

    不过,虞啸卿在一众烂泥当中,算是能扶上墙的。如果讲几句话就能让他有点儿改变,那这几句话也算是值千金了。

    “岳爷爷,人杰也,可他死了,岳家军就散了。虞师长的兵龙精虎猛,可一听师座成仁的谣言就溃了。

    师长露一脸就力挽狂澜,师长要露不了这个脸,就一江春水了。这样的虞师是纸搭的房子。”

    说到了点子上,军队的主观是军队的灵魂,可没有灵魂的肉体就什么也做不了,这也不行。

    虞啸卿点点头,反问道:“那你的周师呢?缺了你还能行吗?”

    “请把吗字去了,即便缺了我,还有方一鸣、龙文章,周师还是周师,一样能打硬仗。”周景斩钉截铁的答复。

    只是这话他自己说出来都感到心虚。

    他心里很清楚,没有了他,方一鸣没打过什么仗,仅凭副师长的身份,威信不足很难撑得起整个师,龙文章倒是能管得了,可他没有官衔加身,只能在战时临时代理一时。

    而且更大的麻烦在后面没有周景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脉关系,打仗啃硬骨头轮得到你,论功行赏排不到你;支援别人挡枪当炮灰有你,加官进爵轮不到你。

    总之就是一句话,没有一个长袖善舞能跟官僚打交道的师长,亲娘养的也能过继给后娘。

    唉……果党军队的生态环境一言难尽,再往后的周景也不愿多想。

    只要打仗时,各连排的基层单位,不会因为联络不畅就放下应有的职责溃退就好。

    虞啸卿并不知道周景的隐忧,他还以为周景真如他所说的那么厉害,心中有点小羡慕、敬佩。

    而且,这样不对他冷眼相待的周景,也不是那么讨厌嘛!

    哑然一笑,他回头诚恳地说:“周师长,今日听君一席话,受益良多。我知道你是个厉害的人物,过些天我师军官会去印度蓝姆伽训练营整训。江防怕是难顾及了,还请你多多照顾。”

    难得虞啸卿也服软了,稀奇,稀奇啊!

    周景心里暗爽,嘴上满口答应,并习惯的吹捧起来,“哟,这完全没问题啊。去那里训练是好事,集团军训练处的水平有限,比不上美国人的,这个咱得认。

    听那边的人说,美国教官有知识的不少,有些人是真有俩把刷子,比我教的要系统多了。咱们中国人,别的不敢说,模仿能力还是不错的,38师和22师都脱胎换骨了,武器装备跟上后,比日本人还厉害三分。

    去那里是好事,啸卿,预祝你的军官们能脱胎换骨,回来后有不一样的风采。”

    “借你吉言。”虞啸卿点头谢道。

    周景说的,正是他想的。集团军为了提高军队战斗力,全军上下轰轰烈烈搞起了大练兵,但那个作用只是把3分的基础提到6分,没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所以,他才费心费力的运作,从去印度培训的名单上抢下几十个名额,为的就是以点带面把全师的战斗力搞好。

    至于多多照顾之言,今日有了这么一出,就是这么一说罢了。恐怕借竹内连山十个胆,他也不会再来了。

    今日夜谈一席话,两人关系略有缓和,虞啸卿又看了一会天门山,离开前还和周景作了告别。

    周景则像代替了他的角色一样,站在那里望着天门山。

    只是和虞啸卿的惆怅哀思不同,周景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