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88章,你爹死了?
    “烦啦,搞什么,去铜钹是你要求的,弟兄们为你跑一趟,你怎么跟死了爹似的?”不辣嚷嚷着,满是不情愿。

    是啊,打了大胜仗,其他弟兄都在赵家寨,形式享受英雄待遇,杀鸡宰羊与民同乐。

    可他们这十几个人,刚吃完一顿饭,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指派折回来,跟着孟烦了回来打探消息,任谁也是一肚子怨气的。

    “我爹没啦。”孟烦了说。

    不辣怔住了,恍然想起前些日子邮局的人送来许多家书,烦了好像也得了一份,迷龙还抢着帮他念了。

    记得,家书上有写孟烦了父母现居的地方,好像就是铜钹。

    不辣之前还觉得有些怪呢,现在好像明白了:“……他是壮劳力,会被抓去南天门?”

    “不是。他不可能在一个被招安的镇子里活下来的,我们连他的坟都找不到。”

    “有这么肯定的?”不辣有些不相信。

    孟烦了用长篇大论,告诉不辣他爹是多臭多硬的脾气,他会抡着手杖对整个师团和铜钹人进攻的。

    听见军队打个败仗,他就要说举国贪生怕死,中华国之不国。

    听着好笑,可是真的,南京沦陷他绝了三天食。

    不辣说:“也许是年纪大啦,那三天消化不好呢。”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不辣并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你当个孤儿也没关系,你还有我们,我们会陪着你。”

    孟烦了哑然了,哑然地走着。兄弟能和父母沦为一谈吗?当然是不能的。

    他一直假装自己是个孤儿,这样的假孤儿最难接受的就是真成了孤儿。

    他的母亲夫唱妇随,从无主见,显然不会独活人间,等待她已经写过十数封遗书的孽子。

    他现在是个孤儿,造了孽,害死自己的父母,成了孤儿。

    他麻木地跟着他的队伍。

    铜钹是山下田间一座幽静的小镇,这样幽静想必与它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壮劳力有相当关系。

    放目望去,那座镇子是完整地。当初他们是由北向南走,现在是由南往北走,见到的还是他们来时看到的那位顺民,提着漆桶在白墙上刷写一段儿足够讽刺的东亚共荣标语。

    不辣挥手做了个手势,十三个人分成了四组,交替着掩映扑近。有时冲过田埂,有时扑入菜地。

    孟烦了行尸走肉般地做着这些。董刀那组提前摸进了镇子。

    不辣低声叫道:“狗娃子,保护孟营长,人家正忙着省亲!”

    狗娃子是班里的步枪兵,闻言受宠若惊的紧了紧手中的枪,“好勒!”

    都沦落到被人保护了吗?

    孟烦了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这样的侮辱,专了心跟上队形。董刀返回镇口冲不辣挥着枪,表示无事。

    村外那名顺民早看见打扮怪异的危险人物,董刀威胁地冲他晃着枪口。他倒也没叫唤,只是手上拎的红漆桶落在地上,泼得像血。

    管他是哪个呢,三个小组从他身左身右包抄过去,在董刀探察过的镇口会合。

    那家伙只好看着发呆。

    孟烦了是比较落后的一个,从那位老顺民身边绕过去他愣住了。

    他转回来又看了一眼,然后就傻在那里,又成了这队人的最后一个。

    那老头子也眼光光地瞪着他,他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一身在国人眼中无疑堪称怪异的衣服,大包小包,披着树叶,抹着黑脸,吊着刺刀,平端着冲锋枪,一副要把满世界打成漏勺的德行。

    孟烦了的队友们在镇口警戒着,奇怪地看着他。他拘谨地看看他们,放下枪。他没法对这个人平端着枪。

    董刀冲着他叫唤:“孟烦了,你死老爹啦?这时候发愣。”

    那位顺民一只手要伸不伸地伸出来,像是仙人要给凡人抚顶结长生似的,

    孟烦了知道,那可不是要摸他,只是为了表示某人的威严,“了儿,怎么还不请安?”

    孟烦了瞪着他,足瞪了好一会儿。

    见到这个的铜钹鬼,倒好像他在北平的家里,见了他,尿还没撒一地似地。

    孟烦了跪了下来,“……爹。”

    他的队友们全都愣住了,这是场乱子,从头到尾就是。

    5分钟后,孟烦了站在正房的庭堂里,又是茫然加上了错愕的古怪表情。

    不辣在哄堂大笑,能逮到他的洋相是快乐的。即使他平时嘴并不损,不辣也不会放弃这个高兴的机会。

    其他人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憋的很难受,终是忍不住大笑起来,连隔壁都会被吵着。

    如果这里不是保长的家,如果这里的壮丁不是被拉走了的话,恐怕早就有人敲门来问。

    孟烦了回身瞪着他们,他知道拿枪――尤其是上了膛的冲锋枪指着人是不对的。

    他转了身对着幸灾乐祸的混蛋们,把腰间的刺刀拉出了半拉。

    父亲说:“了儿,请安。”

    孟烦了只好转回了头,两把椅子,一把坐着他那顺民的父亲,一把坐着他那还没搞清楚任何状况的母亲。

    他的母亲用一种和他同样的神情打量着他,一切亲情都在这样的狗屁仪式中完结,她倒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不辣尖着嗓子:“了儿,请安呐。”

    孟烦了又一次愤怒的转回了头,“你妈拉个巴子!”

    他的父亲暴怒地拍着椅子的扶手,但就连暴怒也是仪式般的做作:“颜面何在?体统何存?”

    他只好转回了身,面对他那个没什么亲情可言的仪式之家。

    他又跟自己别扭了一会,终于跪下,并且干巴巴念出那句他咒它八辈子祖宗的回家台词,“妈,了儿回来啦。”

    他的声音让他的母亲陡然瞪大了眼睛,她低了头瞪着他,瞪着一个连本来肤色都搞不清楚,浑身渗透着硝烟、火药、汗臭、血腥、土腥各种难以名状的气味,她面前的这个东西看起来比日军更加狰狞。

    然后她认出这原来是她的独生儿子。

    她瞪着的眼睛里又有了扩大的瞳孔,她晃了一下,孟烦了连忙扶住――母亲吓晕了。

    不辣抢上来救治,董刀抢上来掐人中,而孟烦了的父亲在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