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99章,归来
    俩个月后的某天,周景正在办公,豆饼匆匆的跑进来,激动的大叫:“师长,龙团长他们回来了!”

    “回来了?”

    周景猛抬起了头,扔下手中的钢笔,抬腿就往外走,在师部院门口,正好迎头撞上了龙文章他们。

    周景上去给龙文章来了一个熊抱,拍打着他的肩膀,“哎呦喂,大功臣回来了,没敲锣打鼓的欢迎,实在不该。”

    “豆饼,通知文工团,欢迎英雄回来,把县里的锣鼓队也叫来,好好热闹热闹。”

    “哎。”

    豆饼得了命令,也顾不得跟他迷龙哥,不辣哥,烦了哥叙旧,冲他三位哥哥腼腆的笑了笑,便跑去传达命令了。

    龙文章忙摆手,嘴上客气着让周景别惊动太多人,大操大办,实际上心里在暗喜。

    他们做了英雄才能做到的事情,享受一下英雄待遇自然也是应该的。

    周景跟龙文章叙话,也注意到了他身后的迷龙、不辣和孟烦了。

    孟烦了还是那揍性,没少了一根汗毛,好的很。

    不辣也一样,就是身上挨挂手榴弹的毛病没改,正在让警卫下手榴弹。

    而迷龙情况好像不太好。

    周景过去捅了捅他那条用纱布裹着的手臂:“怎么,魁梧雄壮的汉子,胳膊伤着了?”

    “嗨,让小鬼子38大盖钻了个眼儿,不碍事儿。”

    迷龙抬起胳膊晃了晃,证明给周景看,可周景看得分明,胳膊抬起来迷龙嘴角都在疼的抽搐,估计离伤好还差的远呢!

    周景也不点破这家伙,拍了拍迷龙的肩膀,又给了一旁的孟烦了一拳:“你小子,听说有土司要招你当女婿,姑娘还很漂亮,咋就吹了呢?”

    “师座,那位姓刘的女记者也很漂亮,我看她对师长您很有好感,您怎么就没娶了她呢?”

    孟烦了的反将一军,让周景愣在了当地。

    有这回事吗?

    他怎么不知道?

    周景随即又反应过来了,想嘴上占孟烦了点便宜,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感慨的摇了摇头,周景领着他们往里走,英雄的待遇需要一点时间准备,在那之前还要好好的聊聊。

    众人在办公室落座,勤务兵赶来泡上了茶。

    品着香茗,周景询问起了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自从攻下龙陵县,还打死了一个倒霉的大佐,龙文章他们算是捅了马蜂窝。

    即便大部分兵力都在和中国军队对峙,小鬼子还是从各个据点调集了重兵,对龙文章他们进行了一次大围剿。

    跟鬼子硬碰硬,龙文章没那么傻,拿到飞机投下的弹药补给后,他们便在山林中跟鬼子玩起了捉迷藏。

    16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平常山地越野,耐力训练的效果都发挥出来了,而有了优秀的兵员,龙文章打这种仗简直是手到擒来。

    小鬼子追也追不上,还得时刻提防被咬一口,弄得是身心俱疲。

    围剿搞了一个月,被围剿的人还没事儿,负责围剿的小鬼子不干了。

    小鬼子也不是傻子,赔本的买卖他们才不愿意干。追不着,那就不追了呗。

    于是乎,围剿行动虎头蛇尾,龙文章他们率领的队伍,在滇西扎了根。

    度过了初期的艰难阶段,200多号人的队伍,用不着一个团长跟两个营长在那儿守着,师里面更需要他们。

    提拔了一个连长,任命为滇西游击队队长,龙文章他们几人,便转道友军的游击区,冒着风险渡过了怒江,

    周景听了他们的讲述不住点头,他当然很满意了,在敌人的腹地扎了一根钉子,对于以后的反攻,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攻破一座县城,杀掉一个日军大佐,又让他在上层那里小小的露了一把脸,让他在全国人民面前刷了一个名。

    这些都是龙文章,和那200多官兵们的功劳。

    周景起身到书桌旁,拉开抽屉取出了一摞报纸,给他们每人都分了一些:“都看看吧,看看是怎么夸你们的,都出名了。”

    识字运动还是有效果的,迷龙和不辣也能拿着报纸看得津津有味,直观的了解到自己获得了多少荣誉。

    当然,主要的荣誉还在龙文章身上。

    大公报:“深入敌境,收复失地,唯我龙将军!”

    重庆日报:“两百雄狮,拿下龙陵,壮哉龙将军!”

    昆明日报,集团军报……

    在一系列的报道当中,龙文章几乎被神化了,他所在的那两百多人也被神化。

    有次周景路过乡下,听一个挑担子卖货的老人讲,在老人的口中,龙文章他们就好像天神下凡,各个身高三丈,三头六臂,身躯刀枪不入。

    拿着大刀长矛冲进小鬼子人群里一阵砍杀,砍的小鬼子们哭爹喊娘、屁滚尿流。

    虽说那只是无知村汉瞎编的,但就看这个传播的程度,那是传的够厉害的。

    报纸媒体的吹捧,只是让龙文章他们得到了名。真正的利还在后面。

    周景拿出4张委任状,分别递给了他们:“自己瞧瞧。”

    “嗯,少校副团长?”虽说之前就有心理准备了,但迷龙依旧感到十分欣喜,拿着委任状瞪圆了眼珠子看周景。

    孟烦了扬了扬委任状,故意大声的说“嘿,我也是少校副团长,代理炮团团长一职。”

    刚到手的职位怎么突然就不香了呢!

    迷龙瞪着孟烦了,满是不服气。

    凭啥啊,一样的功劳,那家伙就能代理团长了,他就是个副团长。

    可谁让炮兵人才更少呢!

    这才是实情。

    相较两位同伴,不辣的境遇就更差一点,级别也是少校,可职位还是侦察营营长。

    侦察营就一个营,他也没处可升了,周景没办法又给他兼了个一团的参谋职,也算是给他一个弥补。

    不辣拿着委任状笑得很开心,他没有那两个家伙的心思多,就是单纯的高兴,当上校官了,也算是光耀门楣了。

    “师座,中校参谋长,那二团?”龙文章不解的问。

    “兼任二团团长一职,二团当然还归你管,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来发号施令,也算是名正言顺的了。”周景意有所指的说道。

    军队系统中,正职当然是一把手,副职和参谋长就是二三把手。

    国军的指挥系统中没有太明确的规定,而且山头主义普遍存在。谁的话语权更重,要看谁更受一把手的信任。

    也就是说当周景不在的时候,龙文章可以直接绕过方一鸣,统领全师。

    龙文章也听明白了周景话里的含义,猛的皱起了眉头:“师座,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方副师长不会是跟您起什么冲突了吧!”

    “没有,别瞎想,方师长跟我好的很,我这样说也只是有备无患,你们安心做事就好了。”周景笑着解释。

    久别重逢,众人又叙了一阵话,好像有着说不完的事情,直到豆饼跑回来,说外面的欢迎仪式都准备好了,这才算告一段落。

    院外来凑热闹的群众相互八卦。

    “小伙子,这是欢迎谁呀?”一老先生问道。

    小伙子回身瞧了瞧,老先生五六十岁了,还挑着担子卖菜,也不容易。

    便说:“我们是欢迎大英雄龙文章的,就前段时间,跑到小鬼子占领的地方,攻下龙陵县的龙文章。他安全的回来了。”

    “他回来了?”老先生激动的热泪盈眶,一双眼顺着小伙子指的方向,期盼的望着。

    当龙文章他们走出师部院子时,喧天的锣鼓声就开始了。

    姑娘献花,乡绅敬酒,文工团唱着拿他们事迹编的快板儿,父老乡亲单壶提浆相迎,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

    而一位抱着菜筐的老先生,强行将菜筐塞到了龙文章手里,并抓着他的手问:“龙英雄,龙陵县光复了,我们能回去吗?”

    “老先生,您问这个,难道您是龙陵人?”龙文章反问道。

    老先生拿袖子擦掉眼泪,“龙英雄,不瞒你说,我就是龙陵县的人。龙陵县被日军占了,我们就逃了出来,没有家了。

    我这一把老骨头,指不定哪天就没了。埋在哪里都不如埋在故乡,也不知道能不能。”

    离开家乡是种什么心情,龙文章最明白,老先生对他说的一番话,让他颇有感触。

    把东西塞给旁人,他握着老先生的手,语重心长的说:“老先生多虑了,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而我们这些当兵的,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彻底克服滇西,把小鬼子全部都打跑了。”

    “这我可以拍着胸脯给你们做保证,一定会达到的。”

    龙文章慷慨激昂的表态,赢得了百姓们的一致欢呼。

    “龙英雄,龙英雄!”

    属于龙文章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彻底响彻整个禅达。

    被欢呼声包围的龙文章兴奋的脸都红了,有这么一回,出生入死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