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136章,请教
    “叫那个人回来,军长是怎么想的,是嫌打脸不够狠吗?”

    “昨天就没听人家的,这时候把人家叫回来,还能给你出主意?”

    山脚下的前沿指挥所,军师两级的高级警官,来的不少。

    他们不敢明着质疑军长钟斌的命令,可耐不住心里面嘀咕。昨天周景和陈明任的对话,被许多人都听到了。

    这些高级军官消息一个比一个灵通,一晚上都知道了。

    早晨,来前沿指挥部碰见周景,他们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这位故事中的主角。

    更有甚者故意在周景面前阴阳怪气的说话,“哎呀,主力师和主力军可差得远,某些人估计没见过这种大规模的空袭和炮轰。

    眼皮子浅,胆子小,就觉得要像裹脚的老太太,提心吊胆的往前走。可殊不知那样是浪费机会,错失战机罪责可也不小呢!

    可能就是因为胆小,所以才被弄到预备队吧!”

    其他军官哄笑着,看周景的笑话。

    可当初有多么自得,此刻他们的脸上就有多疼。一个主力营冲上去,一刻钟就没了,啪啪打脸。

    尤其第28师的师长胡子元,脸色都成猪肝色了。周景昨天说的就是他啊!

    他想要走,可军长还在这里,可不走,一想到要让周景看笑话,他那个心里就是拔凉拔凉的。

    钟斌好暇以待的等着周景,见到周景返回,愁云满面的脸也也平复了些许。

    “周顾问,飞机轰炸牵扯到美国人,所以哪怕是给美国人一个交代,攻击的既定方案也不能随便更改,希望你能体谅。

    明任和我说你是个有本事的,有想法,对于攻坚方面颇有心得。今天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你有什么好的对策可以讲讲吗?”

    钟斌言辞恳切,昨天的事情也给了个交代,今天的请教也表达出了态度,好像真的把周景当个人物一样。

    可周景心里却知道,自己不是卫司令,就是一个少将师长,级别比人家差一级,年龄比人家差二十多岁。

    这个态度是冲自己的吗?明显不是。

    刚才折回的时候,书友群已经有人跟他说过了。

    此人可是个狠角色,第一次进攻惨败,他还是按照那个方式进行第二次进攻,结果重演了第一次进攻的悲剧。

    接着,他下令对主阵地连续发起第三次、第四次进攻……均没有获得成功。

    遇到这种情况,他没有停下来反思,反而是打红了眼,给各级军官下严令——层层督战,各团各营轮番进攻,就不信拿不下松山。

    仗打得很激烈,在日军准备的火力网绞杀下,士兵们伤亡惨重。

    尤其没有改变战术的重复进攻,让士兵们不断在冲锋中死去。

    看不到希望的士兵开始感到恐慌,有的人开始临阵脱逃,他们趁着夜色逃进山林或者从水路离开部队。

    负责进攻的部队在半个月里伤亡人数高达三千,加上逃兵的人数,一个师几乎已经垮了。

    把士兵的伤亡当成一串数字,让各级指挥官层层督战,这种狠角色,能当成一般的人来看吗?

    老实说,在铁石心肠这方面,周景差人家差的远。

    他老用慈不掌兵这句话劝自己,可真打起仗来,还是尽量设计人员伤亡最少,最保险的作战方案。

    脑海中念头百转,恨不得指着这帮孙子大骂。可现实当中,周景表面上还是充满了谦虚。

    因为给人提建议还要做出高高施舍的样子,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出力不讨好。

    而且,对于钟斌这样的人来说,面子很重要。如果周景让他面上无光,再好的建议他也不会采纳的,哪怕会死更多的人。

    一番劝慰安心之后,周景也拿出了他的策略:“钟军长,在下就略谈一些不足道的经验吧!

    进攻的兵力不用太多,尽量分散一些,减少伤亡。

    对付日军这样的堡垒,要一个一个逐步推进。做到发现一个,摧毁一个。

    等到将所有的堡垒全部摧毁,山头自然会被我们攻略。”

    钟斌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进攻的兵力不用太多,减少伤亡可以考虑。可怎么做到逐步推进,一个接一个摧毁日军堡垒呢?!

    他想不太明白。

    用炸药包?

    那拿下山头需要多长时间,如果长时间拿不出成果来,卫司令又会怎样看他呢!

    胡子元倒是个合适的狗腿子,见到他的上司没有表态,他就出来犬吠了。

    “周顾问,你所说的一个一个摧毁堡垒,哪有说的那么容易。??

    一个炸药包送上去,就得留下十几条性命,还不算帮忙掩护的人。

    难不成周顾问,能做到拿着炸药包一个一个拔除小鬼子的堡垒?”

    胡子元的疑问,也是不少人的疑问。其他人全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准备幸灾乐祸了都。

    周景脸上却是一副淡然之色,挑了挑眉毛:“胡师长,昆明的集训你去了吗?”

    “没有,我去重庆办事了,我的副师长带队去的。”胡子元一头雾水,“这和我们说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没关系,我只想说胡师长打麻将一定手气很糊了。”

    “那是,四川麻将,糊的不得了。”胡子元还颇以为傲。

    周景算是明白了,这又是一位果党军队中尸位素餐的一位蛀虫。

    这些家伙如附骨之蛆,多得甩也甩不掉。还占着位子,吃人饭不做人事。党国有这样的精英何愁不败!

    周景都懒得看他一眼,嫌脏眼睛。

    “钟军长,其实对付堡垒,最好用的武器便是美国人的M2火焰喷射器,和巴祖卡火箭筒。四五十米外就可以起到效果,比炸药包要好用。

    你们军队中也有一定的装备,可以调到攻坚队里,专门用来对付堡垒。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些建议,能否起到效果,还是要看你们的军士素质如何,是否勇敢。”

    周景把该说的都说完之后,就站在一旁不再言语了,把决定权交给了钟斌。

    他是尽力了,如果人家无论如何也不听,那他除了跟卫司令告一状,让进攻不利的这些人挨上一顿批评,便也没有再多的办法了。

    话说卫司令也不能拿这帮将军怎么办,他还没那个权利枪毙作战不力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