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142章,真锅邦人
    穿着黄色军装的中国士兵,匍匐前进掩护队友,即便守军在地堡里猛烈开火,也很难造成大量的杀伤。

    中国军队的精锐程度,已经比日军毫不逊色了。

    阵地上硝烟弥漫,日军守备队队长金光惠次郎,当时正在音部山阵地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滚龙坡阵地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

    而他的副手,真锅邦人大尉,此时也收到了一份电报。电报是日军113联队联队长松井秀治发来的。

    他是松井太郎的继任者,之前曾率部驻守过松山。

    然而等中国远征军反攻开始后,松井秀治率部离开了松山,增援高黎贡山方向的日军。

    真锅邦人是松井秀治的副官,是一位极为凶悍的日军将领。

    他在担任的113联队第一中队中队长时,一次遭遇战中,遇到一名被七名中国士兵押解的日军士兵。

    该名日军士兵当时赶着一辆拉米的牛车,遇到中国士兵后被俘虏。

    因为该名日军士兵求饶,七名中国兵没有杀掉那名日军士兵,押着他回去。

    途中遇到了真锅邦人的中队,那名日军士兵得到了解救,反过来俘虏了七名中国士兵。

    两名中国士兵逃跑,一个被击中身亡,另一个幸运些成功逃脱了。

    剩余的五名中国士兵无奈求饶,但真锅邦人并不会放过他们,而是让那名刚刚被解救的日军士兵,用刺刀将这五名中国士兵全部捅死。

    美名其曰训练其血性。此人的凶悍变态可见一斑。

    他带着联队长的命令,协助金光惠次郎守备松山。

    然而金光惠次郎虽然担任着守备队长之职,但因其个性和出身使然,松山日军的实权实际上掌握在真锅邦人的手里。

    真锅邦人在整个战役期间,一直在前沿阵地担任指挥,对松山阵地的每个角落,他都了如指掌。

    发布命令时,他喜欢对士兵大喊大叫,士兵多畏惧严厉的真锅邦人。

    此刻,拿到这份联队长发来的电报,虽然早些就有所预料了,但他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低落。

    联队长在电报中写的很详细:在最危急情况来临时,事先要奉烧军旗,把御文章深埋。然后,将一切公文都烧光。

    联队长还详细指令,要将属于个人的日记,信件,典范(步兵操典)也一起烧毁。

    种种情况说明,他们已经被完全放弃了,不会有什么援军,也不会有什么人把他们解救出来了。

    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回归天朝大神的怀抱前,在这里继续坚守,阻挡中国远征军的前进。

    傍晚,大规模的战斗停歇了,真锅邦人也得有空坐下来与金光惠次郎商量对策了。

    堡垒里,昏暗的烛光下,金光惠次郎低着头,语气低沉的讲:“我们当面的敌人大大的狡猾,他们和之前进攻的敌人完全不同,很有策略,进攻性很强。

    仅仅一天,他们就拿下了滚龙坡的两个高地,我不敢想剩下的两个高地,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金光惠次郎的悲观,让本来天天呆在地堡里,被黑暗包围着的士兵,情绪都被带动的更加低落了。

    暗无天日的日子,每天都能看到死神和他们招手,人的心已经麻木了,黑暗了。

    “懦夫,你们想当大日本帝国的耻辱吗,都给我振作起来!”真锅邦人面无表情,厉声的呵斥着众人。

    士兵畏惧他,恐惧压倒了忧虑,倒也显得比较有精神了。

    真锅邦人没有将电报的事情宣之于众,而是说:“金光君,滚龙坡非常重要,我们不能这样让敌人轻易的夺取。

    我建议从各地抽调兵力,收集弹药,大力增员滚龙坡阵地,务必要让他们将敌人堵截在那里。”

    说是建议,倒不如说是带点命令的味道。金光惠次郎性格软弱,而且早已经熟悉了真锅邦人的态度,所以也不会跳起来否定。

    事实上,这也是他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金光惠次郎也没有其他反对的理由:“真锅君,就依你所言吧。”

    真锅邦人目光闪烁着,似乎还有其他想法。

    ……

    又一日的夜晚,周景在桌边书写着,记录着一些事务。钟斌他们的继续向那边进攻,很多东西都没有带走。

    继承了那些物件儿,他的帐篷里倒也不知道有模有样。

    一张红木八仙桌,一件雕刻着花纹的木床,在这战时也算是奢侈的配备了。

    刘诗雯掀开门帘走了进来,将捂着鼻子的手帕放了下来。战场的环境实在恶劣,尸臭味儿飘到后方已经不算什么,最怕的是瘟疫发生。

    在这种环境下,刘诗雯一个高高在上的富家小姐能待得住,也算是军营中的一件奇事了。

    “怎么,来查房了?”周景放下了笔,抬头调笑道。

    多日来的相处,他不仅不会一见女人就张不开嘴,也学会了开一些玩笑。

    “是,我可得小心着点,电讯科那姓黄的丫头,成天往你这儿跑,鬼知道她想什么。”刘诗雯拉了一张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冲他翻了个白眼。

    周景无奈的笑笑,指着桌旁的那一摞电报说:“小黄来我这能干什么,就是给我送几份电报。”

    刘诗雯抿嘴微笑,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以她对周景的了解,周景根本不会去主动追求人家小姑娘,八成那小丫头想往周景眼皮子底下凑。

    只是女追男隔层纱,周景年纪轻轻的就做到了少将师长的位置,称得上是英雄。

    哪个少女不怀春,不希望嫁给一个英雄呢!那姓黄的小丫头也有几分姿色,是得防范着点。

    刘诗雯眨巴着眼睛,心里面已经权衡了利弊,笑眯眯的问:“景哥哥,猜猜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

    周景感觉浑身上下过了电似的,身体都酥了一半儿。虽然这些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但他还是觉得有些肉麻。

    拍了一下大腿,用疼痛驱赶走了酥麻,周景抽了抽鼻子,刘诗雯身上的香水味,给他的鼻子带来了享受,同样也让他的鼻子无从分辨。

    “是糕点吧?”他猜道。

    “呀,让你猜对了。”刘诗雯笑的很开心,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展现了出来。??

    周景猜对了,让她有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心中更加欢喜。

    她把携带的小盒子放到桌上,亲手打开推到周景面前。餐盒里摆着四个四四方方的点心,模样小巧玲珑,煞是可爱。

    周景捻起一块点心,无需多加辨别,他就认得出来,这是保山最著名的那家刘家铺的点心。

    这样子,保山独一份。

    值得探讨的是,点心怎么千里迢迢的,渡过了怒江,送到了刘诗雯的手上。

    果党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在他这儿也应验了。虽说他们这里目前来看不吃紧,但也不至于运力宽裕到运送点心吧?

    “尝尝啊,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弄过来的。”刘诗雯一双大眼睛望着周景。

    “好,那就尝尝。”周景把脑海中的那些想法抛之脑后,把点心拿到了嘴边,享受特权的滋味儿。

    突然,爆炸声响起,周景扔下了点心,提着佩枪跑出了帐篷:“哪里发生了爆炸?”

    这一问纯属多问,远处的枪声爆炸声不断响起,应该是敌人夜袭,跟警卫部队交上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