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188章,一个月后
    时间很值钱,时间也不值钱。

    一段时间的价值,要取决于这段时间能带来什么。

    一点知识的增长,不算浪费。一笔可以糊口的薪水,平平无奇。一个战役的胜利,当然重要。

    一个月的时间,一切都走入正常轨道。芝加哥的夜间,再也没有打破宁静的“打字机”声音。

    各势力安分守己,耐心的经营自己的势力范围,在一个月之期,交上了一份答卷。

    在芝加哥城外的农庄别墅里,华林正在监督手下的人员搬运钞票,四麻袋的美钞,无论如何都和少沾不上边。

    别说那几个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的搬运工,就连华林他本人,都很难按耐住这激动的心情。

    当然,不会有人对这些钱起歪心思,他们都知道这些钱的主人是谁,没有人会嫌自己活的命长了。

    华林挥了挥手,让几名手下离去,他本人则站在客厅里等候,等候给予了他新生的首领。

    连接着偏厅的桦木门被推开,周景抽的雪茄走了进来,他穿着宽松的居家服装,几乎就算是睡衣了。

    他很有做一个幕后黑手的觉悟,隐藏自己的身份,不暴露自己的行踪,宅在农庄里是最好的选择。

    这里是他的地盘儿,全是他的手下,即便全芝加哥的警察过来包围他,他也能够轻松的带队打出去。

    他有这个信心,而且这也是事实。

    周景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他从桌上翻起两个杯子,开了一瓶法国葡萄酒倒上。

    由于禁酒令的颁发,美国酿造葡萄酒的葡萄园儿全部被铲得干净。

    酿造一种独特的葡萄酒,就需要一种合适的葡萄,那需要好几年,或者十几年的培育。

    目前来看,美国的葡萄酒产业,即便取消了禁酒令,也难以复苏了。

    这些知识都是他进入酿酒业,所渐渐掌握的,有一定的了解作用。当然,他即便不知道这些没什么,他卖酒又不是靠的这个。

    “来一杯。”

    周景把一个杯子往华林的方向推了推,然后自己端起来另一杯,茗了一口细细的品味了一番,吩咐道:“你现在可以汇报了。”

    华林自然的将拿酒杯的动作收起,他站直了身体,面对周景恭敬的回答:

    “首领,按照您的吩咐,我们这个月的收益,有21万美元用来贿赂警察,收买政府官员。

    9万美元用来发放薪水,采购卡车、轿车等一系列必要用品。我们的雇员已经有300多名,全部归于一家公司名下。”

    华林停顿了一下,指着客厅地上的4个麻袋:“剩余83万美元,全部带到这里了。”

    周景放下酒杯,提起一个麻袋掂量了一下,然后打开麻袋看了一眼,全部都是10美元的小额钞票。

    他确信,这一个麻袋里的确有20万美元,这是他凭经验就能得出来的。当然,他也肯定没有人敢欺骗他。

    “做的不错。”他淡淡的夸奖了一句,华林就脸憋的通红,感到了莫大的荣幸。

    一个不常常夸人的首领,能说夸奖做的不错,的确已经是很大的赞赏。

    周景也并不是那种只会口头夸奖的人,他已经吩咐人给华林一家准备了礼物,一辆性能更好更安全的轿车。

    又听了一些汇报,周景便把华林打发走了,他还有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不适合让某一个手下知道的太多。

    当他又给自己的杯里添了一回酒,他的首席大律师爱斯坦,领着一名西装革履的壮年人走了进来。

    爱斯坦拿掉礼帽,给周景行了一个脱帽礼,带着笑意说:“我亲爱的周,这是我为您带来的银行家,杰哈·毕雷斯。”

    西装革履的杰哈·毕雷斯,已经从爱斯坦那里知道了周景,他是一名典型的犹太人,对于金钱和机会有着敏感的嗅觉。

    他没有种族歧视的习惯,可能是因为犹太人一直被歧视的缘故。

    他的雇主可以是任何人,只要对方有钱,他就愿意为他做事。

    周景和杰哈·毕雷斯握了握手,请他们坐下:“我知道你,爱斯坦已经跟我说过了,你在芝加哥有一家城市银行,干得还不赖。”

    “是的,您说的都很正确。”杰哈·毕雷斯回答道。

    周景继续说:“我想,爱斯坦应该早就跟你说过我的提议。我要入股你的银行,然后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帮我代持。

    这样,我才能够相信我的钞票能够安全的进入银行系统,成为我能够随时使用的财富。

    当然,我是大股东也不会动摇你的地位,你依旧是银行的行长,只要你经营得当,我不会干扰你行使行长的权力。

    你认可我的提议吗?”

    入股一家银行,可以方便他的洗钱。贩卖私酒挣来的钱,当然是非法的不干净的。

    联邦税务局只要掌握了证据,随时可以拿这一条把他送进监狱。除非他想对抗整个国家,或者逃亡他国,否则只能乖乖的认罪。

    而找一家信得过的银行洗钱,这对于周景来说十分困难。

    不是他太过疑心病,而是深刻的种族歧视,让他明白作为一个华人在这个国度真的是寸步难行。

    所以,他要找一个工具人帮他代持,把整个银行绑上他的战车。那样,他才可以安心的让他的钞票进入这家银行,然后再流向他想要让金钱流向的任何一个地方。

    杰哈·毕雷斯在几天前,从好友爱斯坦口中得到这一讯息,就已经开始考虑了。

    杰哈知道周景是个什么样的人,知道他如今在芝加哥的身份地位。芝加哥地下世界的首领,是他的手下。

    他想过周景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目的,然后很快就明白了。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得出的答案。

    在美国大小的城市银行有几千家,竞争十分激烈。由于有的银行管理不善,倒闭是常有的事情。

    杰哈·毕雷斯的芝加哥城市银行,处境其实并不怎么美妙。前些日子发生在他们分行的一起劫案,更让他们雪上加霜。

    杰哈今天愿意来这里,其实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他毫不犹豫的回答:“感谢您的认可,我个人十分赞同您的提议,也十分愿意接受您的入股。而且相比金钱,我更愿意得到您的友谊,庇护。”

    周景当即明白了他的潜台词,在这个国度暴力有时候是维护自己利益的最佳选择。在其他的地方也是。

    他向杰哈·毕雷斯保证道:“相信我,在芝加哥,不会有罪犯在敢打扰我们的生意。

    无能的警察可能抓不到他们,但我的手下却能分分钟让他们毙命。

    为了庆祝我们合作愉快,我们可以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