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直播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4章,谁说没有勇士
    畏惧不前并不能获得胜利,日军也并不会坐以待毙。

    一名端着步枪则日军士兵,哇的一声大吼,一个突步长枪刺出,当即刺杀了一人。

    见到同伴如此下场,众人连忙后退,小小的包围圈又扩大了。

    日本军曹扔掉长枪,转身去捡地上的歪把子机枪,瘸腿赶上来的孟烦了瞧见了是又气又急。

    他大喊道:“操,你们的血性呢,想让鬼子用机枪把你们都扫死吗?”

    “格老子的,爷爷跟你们拼了!”

    横竖也是一死,一个连孟烦了都叫不上名字的老兵,拿着一根短粗的木棍就冲了上去。

    没有出乎意料,鬼子的刺刀捅进了他的腹部,他决计是活不了的。

    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是他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敌人的凶器,使其不能再自逞威,给袍泽创造了进攻的良机。

    敢于赴死的不止他一人,所有人一拥而上,让鬼子一时杀都杀不绝。杀红眼了的战士们,手撕牙咬,将这几个日本兵用最野蛮的方式杀死了。

    周景赶到时,已经没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了。这里俨然一副地狱模样,尤其那几个日本兵,死相极为凄惨,简直不忍直视。

    浓浓的血腥味儿,勾得他胃里上下翻涌,当即倚着大树干呕起来。

    在商城兑换了枪法精通,基础格斗,只是让周景掌握了一个精锐士兵应有的技能。

    他能熟练的用所掌握的技能杀戮敌人,但并不意味着他能真正像一个老兵一样,能够轻易承受这种地狱场景。

    在敌人的追击下,他尚能冷静下来,可一旦没有了威胁他生命的问题,他便承受不了了。

    从鬼子身上扒了一身衣服,穿的像个日本兵的孟烦了,瞧见了倚树呕吐的周景,十分诧异的凑上前来:“兄弟,看你的枪法也不是第1次上战场的新兵,怎么,没见过这阵仗?”

    “没见过,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周景将涌上来的酸水吐在地上,反问道:“看你在他们当中挺有威信的,你是官儿最大的?”

    孟烦了虽然诧异周景的回答,但也没有多想,因为搭乘这架运输机的士兵,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

    阿译,那个瘦瘦弱书生模样的,正儿八经上过军校,还是个少校营长。

    可实际上存在感极低,队伍的指挥权,无形当中被周景夺走,他都没有提出过一句反对。

    再出现像周景这样一个貌似新兵,可实际上胆子极大,很有领导力的家伙,也不足为奇。

    孟烦了朝周景简单的讲述了一下队伍的成分,随即便问道:“我们接下来该往哪里走,你有什么想法吗?”

    事实上,别管周景在战后吐得如何狼狈,他在战时的表现还是令人很信服的。

    这一队鬼子,有4个是让周景干掉的。也是周景拦住了众人,设计埋伏鬼子,带众人取得了胜利。

    仅凭这两点,就足以让孟烦了,乃至剩下的其余士兵,都继续听从周景的指挥了。这也是孟烦了为什么来询问周景意见的原因了。

    可问题是,突然来到这里,周景哪里又有什么明确的想法呢!

    聊天群

    照片,照片,

    作者是我:“幸得枪法精通,解决了鬼子追兵,接下来该怎么办,抱抱君还有什么建议吗??”

    颇为血腥的照片,不少地方都被打了马赛克。不过依稀还能分辨出一二,说明了战况的惨烈。

    抱抱君:“我去,作者你真的穿越了。牛掰,牛掰,我到现在才真的信了。现在如果根据剧情来走,你们身处缅甸,周围有很多日本鬼子在四处扫荡。

    如果想活着回去,最好还是先弄点武器武装自己。在你们附近应该有个英国仓库,说不定那里能得到你想要的。”

    周景恍然有些明白了,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先把自己武装起来,才是第一要务。

    有枪有弹,腰杆子就硬,再遇上这样的日军小队,也不会像今日这样困难,应对的策略也能多一些。

    链接——“影视剧圆梦行动”

    兰陵小书童:“喂喂,作者能看到你新书了,章节里描写的,是不是你经历的?”

    链接打开后,熟悉的页面,细致的描写,全部都是以周景的视角。这让周景看完之后像是遇见了鬼似的,心中惊讶的不得了。

    他都已经穿越了,是谁在写呢?

    不过谁写也无所谓了,第一人称的描写很少有人去看,写了也是个扑街的命。

    这就越显得群里这几十号人的珍贵了,没有他们发布的任务,他的外挂可就没地儿用了。

    发了条消息作为回答,周景回过神来,正色道:“烦了,带着弟兄们把枪支弹药收拾起,清点一下剩余的人数。

    动作快一点,附近指不定还有日本鬼子,这里发生的战斗说不定会把他们引来。”

    孟烦了被周景一会惊一会喜的神色,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一听还有日本鬼的,也就顾不得多想了,连忙去招呼众人。

    “快点收拾枪支弹药,把死去的弟兄们拖进丛林里,用树叶盖上,我们要出发了。”

    “嗨,别咬着鬼子不放了,你还真想吃鬼子肉啊!不怕得病啊?”

    死咬在鬼子咽喉处的战士,这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抬起头来瞧见鬼子早就死了,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嘴里嘀咕着:“叫你嚣张,嚣张不起来了吧!”

    “哎,烦了,快过来看看,这兄弟死握着枪不放,手掰都掰不开。”康丫叫嚷道。

    孟烦了走到近前蹲了下来,他记得这个人,第一个拿身体裹日本鬼子刺刀的,是一个勇士。

    人死要合眼,他伸手帮其合上了眼睛,嘴里念叨着:“魂兮归兮。”

    如此三遍,似乎真的是听到了,其人手指攥的也没有刚才那么紧了。康丫很轻松的将其手掰开,连枪带刺刀全部拔出。

    似乎也受到孟烦了的影响,康丫也嘴里絮絮叨叨的:“兄弟,你没白死,捅死你的日本兵被我给活活勒死了,算是给你报仇了。

    回头我再帮你杀一个,凑一对给你送到地下使唤。保佑我,保佑弟兄们,活着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