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直播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6章,团长你在哪里啊?
    事实证明,贫穷和饥饿在某种意义上,是比贪婪和欲望更可怕的。

    它能让人无畏生死!

    一帮叫花子裹挟着两个英国人,一窝蜂的奔向了还在燃烧着的仓库。也不管火势是如何危险,会不会一不小心把命丢掉?

    他们疯狂的在里面扒拉着任何能够带走的东西,就像蚂蚁搬家一样,一件也不放过。布料罐头药品、枪械弹药燃油,看见什么就搬什么。

    片刻的功夫,各种物资都在外面堆成了几座小山丘,人心却依旧很难满足。

    时间是非常公平的,他们像蚂蚁一样疯狂的搬运,火势也在疯狂的蔓延,已经到了仓库门口,门都已经烧着了。

    周景连忙呼喊着:“行了行了,够用了,都别往仓库里跑了。把搬出来的物资往远了搬,都离火远点,小心爆炸。”

    因为此前的小小战斗,周景的威信也立起来了。众人听到他的命令,脑袋里也清醒了许多。

    他们也清楚火焰的威力,停留在仓库门口止步不前,只是颇为惋惜的望着里面堆积如山的物资。

    “太可惜了,这帮英国人太糟践物资了,就这么给烧了,唉……”广东佬蛇屁股拍着大腿颇为叹惋的说道。

    他们这些人不是精锐的中央军,南京政府的亲儿子,吃喝不愁要什么有什么。

    原来就是地方军阀改编过来的杂牌部队,在国民政府眼中都是小娘养的,别说军饷了,吃的都成问题,三个字来形容——穷惯了。

    在被整编弄到飞机上之前,他们就是一帮被日本人打的溃逃千里的溃兵。

    没有人管他们,连盐水煮南瓜不可能顿顿吃到,浑身上下穷的就就剩下一身破烂的军装了。

    此时此刻,看到这么多即将到手的物资,却被大火烧掉,不心疼才怪呢!

    说心疼,周景也心疼,这一仓库的物资值老多钱了。对于他来说,从来没有任何一笔财富,是这样的触手可及。

    他要是有这么一仓库物资,那还写个鬼小说啊,当个有钱人不好嘛!

    只是冷静下来,他也能清楚的认识到,即便仓库没有着火,这些东西他们也是带不走的。

    周围到处都是小鬼子,唯有与大部队抱团行动,才能活下来。

    “烦了,你带着弟兄们检点物资,我找那两个英国人谈谈。”

    “哦!”

    孟烦了随意的应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周景,是长官,还是老大?

    阿译脸憋得通红,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郝兽医捡了个罐头扔给他,安慰道:“行了,别想那么多,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猪肉罐头,好东西嘞。”

    迷龙拿刺刀熟练的撬开罐头,品尝着着落地后的第一餐。

    他不屑的瞥了一眼阿译,淡淡道:“别一肚子抱怨,连仗都没打过的生瓜蛋子,你能指挥谁啊!管好你自己吧!”

    闻言阿译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消瘦的脸已经变成了大红虾,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

    可也仅是如此罢了,他呐呐的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迷龙说的是实话,阿译来自锦绣的江南之地,某军官特训团成员,现为少校营长,是他们这些人当中官衔最大的。

    这些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阿译是这唯一的校官没错,可也是这些人当中唯一连战场都没上过的青瓜蛋子。

    今天周景喧宾夺主,哼哼哈哈的指挥着众人,阿译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连个话都没说呢。

    这仗一打,他便被吓得六神无主。手里面拿着一个石头,战斗结束了都没扔出去。

    指望这种人带兵打仗,还不如散伙了自寻生路呢!

    阿译的尴尬,除了他自己觉得羞愧,别人都没工夫搭理。

    压缩饼干,猪肉罐头,这帮很久都没有吃一顿像样饭的家伙,一个个都专心的跟食物较劲儿,哪有功夫管他。

    有的人就是那样与众不同,孟烦了手中的罐头吃了一半,刚垫了垫肚子便忙中偷闲的闲话:“这位……长官你们谁认识,什么军衔?看这派头很了不得嘛!”

    “不知道”,“不认识”,不少人嘴里嚼着东西,含糊的作出回答。

    问了一圈,都没有人认识,倒是不辣想了想说:“他好像比咱们都早上飞机,估计是上头派来的吧!”

    “上头派来的?姑且就算是吧!”孟烦了这样安慰自己道。

    他们这些人,在两日前都是禅达城的毒瘤,一帮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溃兵,连吃饭都是问题。

    直到两日前,一个叫虞啸卿的团长找上门来,发表了一番激励士气的讲话。

    “我姓虞!名啸卿!我的上峰告诉我,如果去缅甸打仗,给我一个装备齐全的加强团!我说心领啦――为什么?”

    “因为我要的是我的团!我的袍泽弟兄们,我要你们提到虞啸卿三个字,心里想到的是我的团长!我提到我的袍泽弟兄们,心里想的是我的团!”

    “――我的上峰生气啦,他说那给你川军团!他知道的,我也知道,川军团是已经打没了的团!我说好,我要川军团,因为川军团和日本人打得很勇很猛!

    川军团有人说过,只要还有一个四川佬,川军团就没死光!我是湖南人!我是一个五体投地佩服川军团的死湖南人!”

    “去了,枪炮管够,吃穿管够,一天是三顿,有野战医院,有美国医生美国药,美国飞机管接送,有军饷,成仁了有钱发,要紧的,最要紧的-有鬼子可以杀。”

    “我是虞啸卿,三十岁,湖南人。跟我来的袍泽弟兄们要记住,我生平最敬的武人是岳飞,最敬的文人是屈原。”

    “如果和屈原同时代,我会为他死战,绝不去投他妈的汨罗江。――我话讲完。”

    “要来的立刻参加体检。我们是川军团,川兵优先,上过学的优先,打过仗的优先。咱们前线再见。”

    现在,他们都来了,来打小日本。拿着一条裤衩子,搞到了枪械吃喝。

    可是团长呢?虞啸卿团长,你又在哪里!

    下一步干什么呢?

    PS:我承认,关于描写公子哥团长的这段话,是原著的。水就水了,谁让人家这段写的好,很有煽动性呢。

    我认错,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