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8章,远征团
    做领导讲究恩威并济,周景瞧见众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尤其迷龙那家伙,非常不合群的站在队伍最后面,把一个刚刚吃空了的罐头盒子,当作足球来踢,丁零当啷的漫不经心,完全没有把他话听进去的意思。

    周景目光一扫过去,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妈了个巴子,给老子站好了。”

    话音一落,他手中的刺刀就飞了出去,砰的一下扎穿了迷龙脚边的空罐头盒。

    迷龙被吓了一跳,定定的望着离他脚边只有几公分的刺刀,忽然抬头笑了:“团长,您还真有点老帅的样子。”

    迷龙口中的老帅是谁,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那位也是个火爆脾气,口头禅也是这一句。

    对于被迫离开家乡东北军人来说,恐怕没有人不怀念老帅的。

    周景也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也反应过来了。话说他的口头禅,还真是受那位张大帅的影响,一发火就忍不住蹦出来了。

    定了定神,他吆喝道:“全体都有,立正!”

    有了迷龙的前车之鉴,没人想要凸显自己的存在,全部挺着腰杆目视周景。

    周景一扬手,才发现手中的刺刀已经扔出去了,只得放下来轻咳一声道:“现在我宣布,远征团警卫排就地成立,孟烦了暂时领任排长职务,一班长迷龙,二班长不辣。枪械找自己会用的使,尽量选择冲锋枪。休息半小时,我们就出发。”

    “是,长官。”

    众人齐齐的应了一声。

    紧接着孟烦了就出声问道:“团长,出发,我们去哪里啊?”

    “这个问题问的好。”周景十分清楚,瞒是瞒不住的。得给这些人一点希望,一个目标,这些人才能心甘情愿的跟他走。

    所以他当即就把从两个英国人口中打听来的消息讲了一遍,然后开始煽动:

    “我知道弟兄们都想回家,可回家也得讲究策略。现在这里到处都是日本人,就咱们这二十几个,没等走回去呢,就死在路上了。

    先去几十里外的英国机场那里,多召集一些弟兄们,把自己武装起来,腰杆子硬了。咱们一路打回去。相信我,我一定把你们带回家!”

    周景和他们相熟没有半天,从心底里来讲,众人对周景还是存在着一层隔阂。

    周景想象的一呼百应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所有人都在沉默思考,用他们那点可怜的知识,来思考这样做的可能性,长官究竟有没有骗他们。

    事实上,长官骗他们的次数太多了,就连这次出国远征不也是吗?

    他们的心早已麻木,就算长官骗他们又怎样,难不成要违抗军令吗?

    谁能带他们回家呢?

    孟烦了甚至用他心里最恶的念头来想象,他们这位长官是不是想拿他们当炮灰,去给自己博那份功勋呢?

    曾经所见所闻的教训告诉他,这是10分有可能的,或者说是99%。因为国军这里100个也不一定会出那么一个为士兵考虑的长官。

    只是那又如何呢?

    最起码这位长官还有一点本事,打起日本鬼子来不含糊。也会用他们最想要达到的目的,来勾引他们。

    被骗就骗吧,最起码死在回家的路上,也有个念想。

    正当孟烦了抬头要回应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一路打回去,算我一个好不好?”

    众人皆诧异的冲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来人很年青,穿着一身得体的校官服,与其说肮脏不如说一身硝烟。

    他的衣服上溅着血迹,与其说疲倦不如说有些厌倦,与这种厌倦相背的是他的眼睛很亮,亮得让人心慌。

    “哟,是个校官,叫什么,哪个部分的?”周景一扬头不客气的问道。

    他大爷的,这时候出来一个校官,这不是抢班夺权来了嘛!

    来人脸上挂着笑容,一种很奇特的笑容,“川军团团长,龙文章。”

    “远征团团长,周景。”

    这是两个骗子的第1次交锋,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孟烦了立即拆穿了龙文章的谎言:“以前的川军团早就打光了,现在的川军团团长是虞啸卿,不是什么龙文章。”

    “哈哈……”

    周景忍不住笑了,他笑自己的聪明,也笑龙文章的倒霉。编个什么不好,非得撞车。

    “哦,少了一个字,我是副的,比正的先一步出发。”

    龙文章的话,立刻让周景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只得收敛了笑容,用探寻的目光望着孟烦了。

    “团长,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根本没见过川军团的副团长,人家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些人呢!”孟烦了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对于所谓的川军团,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可说。当初虽然是以川军团的名义上了飞机,来打小日本。

    但实际上川军团给他们什么了吗?

    几天勉强果腹的食物,几天粗略的整训,升了几个空头官,连个军饷都没见着,然后就把他们大约七十来人编作一个营,投放到这块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跟日本人打仗。

    不客气的说,那就是拿他们当炮灰使,这样的队伍都不够日军一个小队吃的。

    倒是说周景带领他们全歼一小股日军,让他们死里逃生,来得更实在一些。

    想到这里,孟烦了看周景的目光就更顺眼一些了。

    周景瞧见手底下这帮人并没有被一个川军团的名号鼓动走,心里有了几分信心,腰杆子也硬多了。表现在应对龙文章的态度上,那就是更加傲慢了。

    “龙文章,副团长,别又是个什么军官学校出来的,连仗都没打过的青瓜蛋子吧?哈哈哈……”

    底下的一帮人都附和着哄笑,尤其迷龙瞥一眼阿译,又瞥一眼龙文章,笑得乐不可支。

    军队是个讲究纪律、服从的地方,对于士兵来说,长官的命令不得不服从。

    但是士兵们心中也有杆秤,没人不愿意在优秀长官的手底下效命,也没人愿意在那些愚蠢的长官手底下干活。

    军官训练团出来的阿译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没几个人能看得起。没瞧见周景连个班长的职务都不给他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