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15章,傲慢的英国人
    给所有的日军补了刀,认识的战友叙了旧,周景一声喝令:“所有人,集合!”

    听到命令的人愣了一下,但随即就开始了动作,迷龙和孟烦了各自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在周景面前排成两列纵队。

    而要麻、李乌拉那些从河滩对面过来的人,也下意识的开始排好队列,集合在山脚下的这片空地上。

    只是那些英国人,大概是没有听懂周景的命令,依旧在和刚见面的杰克、理查德聊天。

    周景不得不用英语重复了一遍:“杰克,带领你的同胞排成一列,站到队列一侧。“

    杰克当即立正敬礼,大声回道:“是,长官。”

    周景的暴力已经深深的吓到了他,周景的背景更不是他所能比拟的。

    杰克一番言语之后,带领着那些英国人也归队了。

    10个人一列,站了8列,再加上那一列英国人,这就是一个连的编制了。

    周景看的眼睛都在发光,对于死啦死啦的那些愤满,早就被他抛到了爪哇国。

    整顿编制不是现在该干的事儿,周景把那些原来队伍中的班长排长叫出来,认识了一下。

    他指了指自己,自我介绍道:“我,周景,远征团团长,中校军衔。目前我就是你们的最高长官了,没有问题吧?”

    中国士兵没有一个人出声,没有反对就当是默认了。

    不过,英国人可不服气。

    “中校,我们是大英帝国的士兵,在没有得到授权之前,你不能指挥我们。”

    大英帝国的辉煌摆在那里,每一个英国人都有资格傲慢,更别说傲慢的是这支队伍曾经的队长。

    杰克一听到刚认识的同胞这样说,就知道坏了。他小心的瞧了一眼周景,然后用怜悯的目光望着这位大胆出声的同胞。

    周景走到此人面前,冷冷的问道:“傲慢的家伙,报上你的名字,职务。”

    “诺顿,少尉连长,目前任职这支巡逻队伍的指挥官。”穿着一身十分精致的尉官服,青年男子昂起头,用湛蓝色的眼睛不屑的瞧着周景。

    对于大英帝国的士兵来说,他们勉强可以接受法国美国那样的盟军指挥,毕竟那是仅次于大英帝国的强国。

    但是接受曾经是他们半个殖民地的,中国盟友的指挥,他们会认为这是一种羞辱。种族歧视可不是只有美利坚才有。

    别说想要指挥他们的只是区区一个中校团长,就是一个将军,英国人的高傲也不会让他们接受的。

    “啪,啪。”

    干脆利落的两个巴掌,在诺顿脸上留下了两个十分形象的巴掌印。

    诺顿茫然的望着周景,不敢置信,他竟然一言不合就打人,这简直就是一个野蛮人!

    周景在诺顿脸上轻拍了两下,笑眯眯的说:“少尉,这不是你该跟恩人讲话的语气,落到日本人的手里,可不就是两个巴掌能解决的事情了。

    你们服从也得服从,不服从也得服从,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要麻偷偷的瞧了一眼身旁的不辣,那好奇的小眼神儿就是在问:“你……咱们长官,到底有多大的背景,连英国人都敢打?”

    不辣自豪的扬了扬头,小眼神儿回答:“新鲜吧,但哥们儿不是第1次见了,英国人在傲慢,还不是被团长训的跟孙子似的。”

    用曾经的巡逻队长英国人诺顿立了威,周景大手一挥:“散了吧,打扫战场收拾武器,我们马上离开。”

    众人一哄而散,该叙旧的叙旧,该补充子弹的补充子弹,各干各的事儿。

    孟烦了正准备让兽医再看看他那条伤腿,周景一招手:“烦了,过来。”

    他就只好拐着腿来到周景面前:“团长,叫我什么事儿?”

    借着火光,周景打量着孟烦了。刚才他也注意到了,孟烦了拐着个瘸腿是最后一个冲下来的,就连郝兽医都比他快。

    当然,他是个伤兵,不应该被苛责。周景也没准备苛责,因为这个心思很多的家伙用处也不小。

    “烦啦,你是咱们当中唯二会英语的,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给我盯着那些英国人,别让他们给我搞幺蛾子,懂吗?”

    “哦,我明白,保证完成任务。”孟烦了眼珠子一转就反应过来了,周景怕被打黑枪呢!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刻在了人的骨子里。

    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英国佬老老实实的认了这三巴掌。

    可一旦出现了和日军战斗的时候,战场混乱也会导致人心散乱,那是两种不同的情况勒。

    打发走了孟烦了,周景又将要麻合李乌拉叫来,询问着他们的经历。

    要麻和李乌拉是跟孟烦了他们几个,一起搭伙找食的落魄战友,他们却远比孟烦了这些人幸运。

    他们搭乘的飞机平安无恙地降落在机场,领取了装备然后被编入一支临时的巡逻部队。

    日军的疯狂进军是他们根本预料不到的,所以也没来得及撤回去。

    在一场遭遇战之后,一支日军部队把他们赶入了这个口袋形的河谷。

    就像周景他们所看到的,一挺92式重机枪监视着河滩,就能把他们这些人死死地锁在河谷里。

    日军懒得费力气收拾他们,主力继续突击进攻,小队留守监视。

    他们几次冲击都被那挺九二式堵回,这一次大概也会无功而返。幸运的是周景等人及时赶到,一口气吃掉了这股日军,也将他们解救出来了。

    “机场呢,机场现在情况怎么样?”周景追问道。

    “团长,我们出来巡逻的时候,机场应该还是好好的,现在就不知道了。”要麻耸耸肩无奈的答道。

    这本身就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如果机场被日军包围的话,所谓的英国人怎么还会愚蠢的分兵呢?

    但是情况毕竟不一样了,日军的疯狂追击是有目共睹的,此刻说不定就已经把机场围上了。

    周景正在愁眉不展时,叼着不知名野草的龙文章说:“这个问题我来告诉你,机场在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包围了,我出来就是寻人,想要帮机场解围的。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之前没有直接带你们去机场的原因,二十几个人去了也是送菜。”

    周景细细的打量着龙文章,像是要重新认识他似的。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龙文章善意的欺骗也就能说得过去了。

    因为他当时要是直接告诉这帮人,除了周景,其余人肯定一心想往回走,连机场都不带去的。

    周景瞥了一眼龙文章,“那你告诉我,现在我们能去机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