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39章,第200师的突围(4000字)
    “喂喂,侦察排呼叫团部,侦察排呼叫团部,前面发现大股部队,疑似敌人,请求指示!”

    走在周景身后的通讯员,身上背着的步话机突然传来了侦察排的呼叫。

    通讯员几个快步上前,将侦察排传来的消息汇报。

    周景接过耳机麦克,面容严肃:“喂,我是周景,告诉你们排长,我不要这种模糊的消息,务必给我搞清楚,前面是什么人!”

    “是,团长。”那边守在步话机旁边的要麻连忙答应道。

    他手上最优秀的几个侦察员,已经全部派出了,只是等待消息还需要一些时间。

    前面情况不明,谨慎起见,周景下令全团停止前进,就地警戒休息。

    龙文章闻讯赶来,一见面就问:“团座,究竟什么情况,是碰到埋伏的鬼子了,还是追上友军了?”

    周景摇摇头表示不知,他又不是神仙,什么都知道。要想知道具体情况,还得靠侦察排的战士们,冒着巨大的风险前去侦察。

    龙文章盯着铺开的地图看了一会,眉头越皱越深。他有预感,这不是友军,恐怕是大股的敌军。

    因为,他们快到八莫附近了。

    这里有一条公路线,是日军北上的一个重要节点,日军在这里驻扎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日军得知他们会从这边经过,在丛林中布置下埋伏,是绝对有可能的。

    与龙文章相比,周景就显得很放松了。一路上,小股日军的伏击,侦察排发现汇报一声,能吃掉的他们就自己解决了。

    数量比较多的日军伏击,也遇到过两次。但是伏击这种事儿,没有突然性,效果就不是那么好了。要是被人提前发现了,那就更糟糕了。

    周景咬牙给侦察排配备的两个热成像头盔,无视茂密的丛林和各种伪装,直击目标。

    任小鬼子伪装的再好,也绝想不到,他们的体温暴露了自己。

    过了好一阵儿,龙文章都快没耐心了,侦察排那边又有消息了。

    “团长,是大股的小鬼子,有一个加强中队,约有200人。”

    “哟呵,数量不少啊!”周景的眉毛挑了挑,比较诧异。

    “传我命令,全团准备战斗,重机枪全部集中起来,等候指示。”

    一道命令传达下去,全团的战士就像喝了兴奋剂一样精神大振,眼中冒出了杀气。

    团部向侦察排位置前移,一路上龙文章和周景都在思量,因为他们两个都嗅出了不同的味道。

    日军洒在丛林里的斥候,往往是以小分队的组织,来袭击一路溃退的国军。

    他们就像秃鹫,遇上有组织的大股人马,便会主动绕离。遇上那些散落的无组织无纪律的溃兵,他们便回追上去咬上一口。

    当然,这些斥候更喜欢埋伏在险要的必经之路上,当国军的溃兵经过时,一瞬间将火力喷射而出,进行屠杀。

    一个小分队十几个日军,那叫小股敌人。一个小队四五十人,五六十人,侦察排拿不下,那叫“大股”敌人。

    而一个中队,一百大几将近二百多人,对于远征团来说也是大股敌人了,对于其他溃兵来说那算什么?

    这么一大股敌人,埋伏在那里,如果不是为了干票大的,那是不是就太浪费了?

    可干票大的,什么才叫大的呢?

    要麻焦急的等待了半天,见到他们前来,连忙迎了上去:“团座,副团座,情况有点糟糕,具体情况,您还是问他吧!”

    要麻招了招手,一个貌似野人的士兵走了过来。士兵身上的军装已经被划成了布条,身上脏兮兮的脸都看不清了。

    周景眉头一皱问道:“你是哪个部分的,姓名,军衔,职务?”

    那士兵抹了抹嘴角的饼干渣,小心翼翼的用舌头舔个干净,然后抬头说:“长官,我叫陈乾,200师599团一营三连副连长,少尉军衔。“

    “你为什么在这儿,是被日军伏击了,跟大部队走散了?”龙文章插话问道。

    陈乾低下了头,“是的,不过不是在这里。”

    在周景和龙文章的盘问下,这场发生在三天前的战斗,在他们的脑海中慢慢的勾勒了出来。

    细摩公路是英国人修建的,路面宽阔平整,上面还铺着沥青。

    200师的机械化大部队出征的时候,就是从这条公路开进来的。

    几个月过去后,当初威风凛凛的200师又来到了这条公路上,他们没有了战车,不敢公然从公路上通过。

    细泡至摩谷的这条公路可能有日军埋伏,因此戴安澜率部到达这里后,先遣小股尖兵进行侦察,剩下的人潜伏在路南隐蔽处。

    尖兵首先搜索了公路附近地区,并没有发现日军的踪迹。

    尖兵继续向更广泛的地域搜索,发现了日军派出的便衣队。消灭了日军的便衣队之后,继续索前进。

    不久,派出去侦察的士兵发回信号,告知大部队前方安全,可以通过。

    戴安澜挥了挥手,队伍迅速通过公路,很快消失在路北的丛林中。

    前卫部队通过之后,戴安澜随同后续主力部队跨过了公路。

    突然,尖兵发现大规模日军。仔细观察,得知是一到两个大队的日军占领了公路南侧的康卡村及其左右重要高地,目的就是截击200师。

    戴安澜判断敌人布置的兵力不算多,只是出现在一个方向,没有对200师形成包围。

    他决定不与日军纠缠,迅速让部队从侧翼迂回,反包围这股日军,将其消灭。

    命令下达,前卫600团就地攻击正面之敌,迅速从日军手中夺取公路两侧高地。599团占领路两侧的阵地。

    这么做的目的,为的就是开辟一条,大部队可以从公路上通过的道路。

    600团冒着飘泼大雨,利用浓雾隐藏行迹,向日军发起攻击,两个小时便完成任务。

    不久,戴安澜又命令600团沿公路向东西扩展。

    晚10点,天色已暗,月光照耀着大地。600团东西两部占领公路两侧阵地,继续与迎面之敌战斗。

    他们沿着公路拓出了三里地的区域,给大部队创造了良好的行军环境。

    正当主力部队准备从这一区域过时,北面的公路上出现了20余辆日军的装甲车,他们的突然出现,给防守阵地的600团打了个措手不及。

    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没有提前布置反坦克炮,平坦的公路非常利于敌人装甲车的发挥。

    600团一下陷入了危机,而整个200师同样陷入了危险的状况。

    一旦日军击穿600团的防线,把通道拦腰截断,整个200师就会被分割开来,后果难以想象。

    情况危急,戴安澜当即率领599团第1营前往阻击。日军坦克糊脸疯狂攻击,599团第1营与之激战,战斗一下就进入了白热化。

    因为日军火力猛烈,599团第一营损失很大,不得已都派出了敢死队,战士们抱着集束手榴弹,用生命来阻挡坦克的进攻。

    戴安澜在战斗中,不顾日军的枪林弹雨,指挥战士们发起反击。

    599团已经与日军处于混战状态,团长的命令已经传达不下去,建制被日军打散,部队各自为战。

    在慌乱之中,甚至有士兵胡乱开枪,以至于击中自己人。

    戴安澜急了,不顾危险从草丛中跃起,一边用勃朗宁向日军射击,一片大喊:“向西撤退!”

    有的士兵听出了是戴安澜的声音,于是跟着他向西撤退。撤退途中,戴安澜忽然身子一顿,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棍。

    原来,戴安澜所在的位置被日军的重机枪发现,日军机枪手对着戴安澜所处的位置一顿扫射。

    子弹射入了戴安澜的腹部,他倒在了草丛中。

    当时战斗激烈,599团第一营的士兵推进到安全地带,才发现师长戴安澜没有同大家在一起。

    发现师长不在,他们不肯撤退,当即又冲回战场。在参谋长的带领下士兵们仔细寻找,终于找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戴安澜。

    冒着日军的炮火,战士们将他们的师长抢到了安全地带。

    戴安澜身受重伤,但仍坚持继续指挥战斗。他打起精神,对前来保护他的官兵们说:“我没有大碍,你们继续战斗。”

    第200师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根本无法脱身,于是戴安澜命令598团立即占领高地,掩护撤退,并且收容后撤的部队。

    直到次日傍晚,第200师才摆脱了日军的追击。

    日军的目的没有完全达到,但是也达到了一部分,第两百师经此一战损失惨重,师长身受重伤,已经是很坏的情况。

    在那一夜的战斗当中,陈乾跟大部队走散了。但他无意中听到过师部撤退的行军路线,就带着一帮掉队的士兵往过赶。

    一路上收拢了各个兄弟部队的百余人,眼看着就要到八莫了,说不定就能找到主力部队。

    咔嚓,伏击的鬼子一开火,他们的弟兄一下子全折在里面了。

    只有陈乾带着的十几个人运气好,动作快,及时撤了出来。

    百十来条命被日军留下了,陈乾他们除了惶恐便是愤怒。想着复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直到被要麻派出的侦察兵找到。

    一路上见过的死人太多了,多个百十来个人,也没什么。

    周景心中毫无波澜,倒是关于戴师长的消息,让他多了几分考虑。

    龙文章心中有了想法,可是在周景这儿他也不敢擅作主张,只是问:“团座,这只小鬼子肯定不是冲他们来的,你说是冲咱们来的,还是冲着第200师来的?”

    “团座!”

    情绪低落的陈乾猛的抬起了头,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他情绪激动的说:“长官您是团长?”

    “怎么,不像啊?”周景笑问道。

    在这,他没穿那身校官服,而是跟普通士兵穿着无异,一眼看上去也没什么稀奇的。

    敌人也不会因此而针对他。

    陈乾也没有想到,此时猛点头:“像,非常像,只是没想到您这么年轻!长官,我请求您把我们编入战斗连队,我一定要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可以。”周景招了招手把迷龙叫来,当着陈乾的面说:“这些人王牌部队出来的,他们要给死去的弟兄报仇,那就编成一个尖刀班,放在第一突击队,验验成色。”

    陈乾的脸一下子就羞红了,周景很明显就是在讽刺他们。

    他梗着脖子:“长官,我们团的没有孬种。”

    “那得看你们来证明了。”周景激了一句,挥手让他下去。

    眼见着陈乾憋了一肚子火离开,龙文章摇了摇头:“还是太年轻了,一个激将法都看不出来。”

    “不是年轻,是荣誉。那是只有少数精锐部队才有的荣誉,他要是表现的无动于衷,我才会真的看不起他们。”

    周景在这方面知道的比龙文章多,因为他听过太多为了荣誉而战的军队了。

    而像国军这样强拉壮丁,用督战队逼着士兵作战的军队,极少见到这样的官兵才正常。

    半感慨半追忆,周景笑笑回答龙文章刚才那个问题:“一个中队伏击一个师,日军的指挥官只要脑子没坏了,就不会做这种蠢事。

    可一个中队伏击一个团,以日军狂妄的程度,是有可能的。他们八成是冲我们来的。”

    龙文章被荣誉论述带偏了的思绪,立即又回到了正轨,他补充道:“如果是特地针对我们的,那他们应该会知道我们的战绩。

    一个中队还是太少了,附近肯定还有其他的支援部队,我估计他们整体会是一个大队编制。“

    “一个大队。”周景嘴里念叨着,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不要看他们之前消灭了一个日军大队,伤亡不是很重。那是因为他们占了地利的优势,火力又较日军猛一节。

    可是在这种地方作战,拼的就是士兵的作战素质。敌人以逸待劳,他们徒步行军已久,是大大的不利。

    而且一旦被日军堵在这里,敌人的增援会源源不断,对于他们的撤退是非常不利的。

    龙文章说:“团座,不行咱们就绕路吧,大不了多走三四天,也省得跟鬼子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