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45章,千钧一发惠通桥
    在普通的士兵眼中,丛林静悄悄的,除了蚊虫飞舞发出的声音,便是一些小动物在聒噪。

    而在侦察排的一些士兵眼中,静谧的原始丛林,是有温度的。每一种活着的生物,都会向外散发温度。

    比如说最常见的蛇,是呈长条型,散发的温度就很低,颜色也偏冷。

    而像人类,不管是日本鬼子,还是野人,或者是潜伏的同伴,在热成像头盔里都是一个样子,一团红色的人形发热器。

    “布谷,布谷!”

    很常见的杜鹃鸟叫,好像没什么问题。

    然而轻机枪的嘶吼,说明了一个事情,没那么简单!

    附近几棵大树的一阵枪响过后,从一棵大树上跳下来一名士兵,头上戴着草帽,身上穿着草环。

    他丛林里摸索行走了几十米,找到了一具死相极惨的鬼子尸体。

    从鬼子身上搜了一番,士兵暗骂一声穷鬼,奔向了第2个地点。一些日式饭团,几块糖,4颗手榴弹,两杆步枪加刺刀,便是他此行的收获了。

    等他转身回去,树下已经站了9个跟他一样打扮的士兵。只是其中的两人,戴着两个精美的头盔。

    “三娃子,鬼子没什么好东西吗?”

    “没有,都是些穷鬼。估计他们也都知道自己回不去,所以也没带什么有用的。”

    三娃子撇撇嘴恶意的猜测道,并顺手把手中的缴获分给同伴背上。

    不辣抬手看看那块精美的电子表,已经过去6个小时了,在这6个小时当中,鬼子已经有4个侦察兵死在他们手里了。

    他跟身旁的副班长商量道:“天色晚了,咱们也该撤了,再不撤,五连长该着急了。”

    “我没问题,而且这些缴获也该让他们背着,咱们拿着是个拖累。”副班长赞同道。

    两人达成了共识,便一前一后十分警惕的向北方撤退。

    在距离此地十几公里外的日军临时驻扎地,一个不满编的日军大队驻扎在此处。

    这个日军大队的大队长,是北井一夫中佐,脑袋大脖子粗,五短身材跟武大郎有的一拼。

    形象不佳不适合当小鲜肉,但并不耽误他成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

    北井大队跟远征团算是颇有渊源,被周景打残的山下俊也大队,跟它同属同一联队。

    之前,奉命在八莫地区,拦截远征团的,也是他们大队。

    在折损了多半个中队,并且耗费大量的时间搜寻无果后,北井大队只能无奈的承认,他们的任务失败了。

    日军掌握着公路线,4个轮子在平坦的道路上,要比两条腿在山路丛林中打转快的多。

    北井大队反而轻松的追了上来,准备追击吃掉新29师的那些溃兵。

    然而就是那么巧合,在这儿,他们又遇上了远征团。这次是远征团到了他们的前头,地利优势不再归他们所有。

    在临时指挥部,北井一夫指着手下一顿痛骂,“混蛋,这就是你们侦查的结果?我要确切的情报,而不是要知道我损失了多少侦查兵。”

    “嗨!”

    负责前进侦察的龟田小队长,摄于大队长的威严,只能低头老实的挨骂,然后被赶出了指挥部。

    龟田小队长落寞的往回走,一路上他脑子里都在发懵。

    他所在的小队,并不属于北井大队,甚至并不属于北井大队所在的第148联队,而是第五十六师团的第146联队。

    之前,是他们联队击溃了国军新29师。不过因为师团有令,联队奉命赶往它处集结。

    可他们又不想轻易放过被击溃的新29师,于是留了一个小队尾随追击,便是龟田小队。

    之前的几日都很顺利,那些支那军几乎毫无抵抗意志,他们就像一只矫捷的猫,时不时的去撕咬那只虚弱的土狗,用爪子留下几道伤痕。

    那几乎是一种戏耍,什么时候追上去,什么时候休息,全凭他们说了算。

    然而,好日子在一天前结束了。

    敌人突然变得不一样了,两个小分队惨遭伏击,仅逃回来两人。之后,敌人更是成了他们侦察兵的梦魇。

    也不知道是巫术,还是什么。

    派遣去的侦察兵,如果追得敌人太近,就绝对无法活着回来。只能等敌人离去后,由后续部队赶上来帮忙掩埋尸体了。

    龟田小队长十分痛心,被大队长斥责不算什么。因为就在这短短的一天,他损失了12个优秀的侦察兵。再这样下去,他的龟田小队就没有人了!

    指挥部的北井一夫盯着地图愁眉不展,训斥手下只是一种手段,并不代表他是一个莽夫。

    敌人的扫尾手段如此高明,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在没有做好侦查之前,他不愿意去冒险,用士兵的生命去踩敌人的陷阱。

    那不是一个优秀的指挥该做的事情。

    他副官说道:“北井大队长,我们当面的敌人,决计不是之前情报上所说的了。

    他们一定有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应该还有一定的组织度,战斗力不可小觑。

    在没有搞清楚敌人究竟有多少时,鲁莽不是智者所为。”

    北井一夫对副官的话深表赞同,他放下手中的铅笔,沉着冷静的说:“有一位古人,名为孙子。

    他说过,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这番话的意思是说,在军事纷争中,既了解敌人,又了解自己,百战都不会有危险;

    不了解敌人而只了解自己,胜败的可能性各半;既不了解敌人,又不了解自己,那只有每战都有危险。”

    副官将这番话放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兴致昂然的说道:“北井大队长,孙子阁下,一定是一个很有哲理的军事家,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哪位将军呢?他说的太有道理了。

    此时,我们就像是聋子瞎子,根本不知道对手是谁,实力如何。如果鲁莽的冲上去,很有可能要面临失败。

    而如果知道敌人是谁,拥有怎样的力量,弱点在哪里,想必我们就能轻易的击败他。”

    没错,可问题是他们只知道自己,不知道敌人啊!

    也真是见了鬼了,那么多侦察兵没抓到一个舌头,没有打探到一点有用的消息,连活着回来都很困难。

    知道的清楚这些侦察兵是去侦察一支中国军队,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侦察兵是跟踪魔鬼去了。

    北井一夫心中一团乱麻,只是这不能在下属面前表露出来。

    他装作镇定的样子,开起了玩笑:“松下君,身子是支那2000年前的一位古人。不过你的理解很到位,我还以为你读过孙子兵法呢!”

    “惭愧。”松下低了低头,“是孙子兵法吗,等打完这一仗,我一定要好好的拜读一番。”

    “不必等打完这一仗了,我那里有一本,送给你。读了它,对你的军事生涯很有帮助,你会更加透彻的理解,战争意味着什么。”

    北井一夫又低下头,盯着那副地图,似乎要看出一朵花儿来。

    其实,熟读孙子兵法的他,担忧的不仅仅是眼前的一场战斗,而是整个帝国的兴衰。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孙子兵法的开篇之语,他一直牢记在心。

    在帝国占领满洲后,见识了支那政府的软弱可欺,他和那些狂妄的****分子一样,以为开战后帝国能够鲸吞大陆,一跃成为大陆国家。

    大和民族,能和那些白人一样,成为最伟大的民族。

    然而,战争给了他们蒙头一棒。沿着铁路线公路线,三个月占领支那,成为了一句笑话。

    三年的战争就几乎让帝国破产,现在战争已经进入第5个年头,他依旧无法判断战争究竟什么时候能结束。

    尤其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了,美畜英畜也成为了帝国的敌人。美畜的工业实力要比帝国强出十几倍,甚至20倍。

    北井一夫都不敢想象,如果支那军全部拿到美畜提供的装备,那将是一个什么可怕的景象。

    所以,滇缅公路必须被切断。决不能让支那军抱有任何侥幸心理,更不能让他们拿到美畜的支援。

    “帝国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吗?”北井一夫扪心自问。

    然而他不愿,也无法给出回答,只能在心中暗暗的祈祷天照大神的保佑了。

    ……

    日军第56师团,前身为“留守第一师团”和“101师团”,在日军中号称龙师团。可想而知是怎样的一只精锐。

    师团的兵员在两万人左右,全盛时期配有陆军航空兵、登陆艇、登陆攻击舰、坦克分队等强大武装。

    56师团在太平洋战争中,攻克菲律宾功绩卓著。进攻缅甸,支援被200师打惨的55师团,逼迫200师不得不撤防。

    他们是日军缅甸战役的先头部队,攻占战略支点腊戍后,用卡车、装甲车、坦克组成了一支快速部队,沿着滇缅公路急进。

    在经过畹町、芒市、龙陵到达腾冲后,日军的这支快速部队于5月5日这天,直达怒江上游的惠通桥。

    惠通桥跨江而立,桥下水流满急,两岸山势陡峻,公路顺着两岸的山势上下蜿蜒曲折。

    惠通桥最初建造于明朝,最初是用几根粗劣的铁链贯穿的索桥,几百年的风吹日晒都已破旧不堪。

    民国时期,新加坡华侨梁金山捐资改建旧桥。吊桥全部使用德国巨型钢缆,最大载重七吨。

    这座当时先进的大桥横跨怒江天险的两岸,疏通东西两侧,是滇缅公路上最重要的一环。

    民国政府的国际援助,要通过滇缅公路,通过惠通桥,运输到国内。

    而日军要从缅甸方向,侵犯滇西重镇保山,威胁重庆政府,离不开的也是惠通桥。

    肯定有人会问,难道怒江那么长,只有一座惠通桥吗?

    当然不是,怒江从河源至入海口全长三千多公里,中国部分两千多公里,云南段长六百多公里。

    怒江两岸的桥足足有20余座,处在日军进攻路线的有5座,但都是临时性的便桥,行人通过尚可,大军过境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日军要想大举进犯,惠通桥是绝对不能错过的。

    云南背靠大西南,面向东南亚,地势居高临下、高屋建瓴,在东北拱卫川、康、黔、桂,在西南控制缅、泰、老、越。

    滇西又是云南西陲的重要屏障。

    若滇西不保,昆明危急,中国将失去通往印度洋与盟国联系的国际通道,整个大西南也将受到严重威胁。

    因此,滇西从大后方变为最前线,不但震动了昆明,而且震动了重庆乃至全国。

    5月5日早晨,日军第56师团板口支队由龙陵向惠通桥疾进。

    上午9时左右,敌军在飞机掩护下占领怒江西岸松山山麓,并开炮轰击集中东岸公路上的汽车。

    由于一路溃败,到处都是溃兵和难民,惠通桥桥面上和东西两岸的公路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公私车辆。

    此时,远征军参谋团已经退到保山,一面向重庆统帅部告急,一面派参谋处长萧毅肃,率十数名参谋人员赶往惠通桥布置抵抗。

    萧毅肃带领了10余名参谋人员来到惠通桥,在桥头截住撤退下来的第66军新28及新29师官兵,一天内集中了约数百人。

    萧毅肃以参谋团名义,将这支名副其实的杂牌部队临时按连、排编制,以其中团、营长充当连、排长。连、排长充当班长,就地集合讲话。

    他慷慨激昂地说:“日寇倡厥,乘虚跟踪追来,倘若让日寇渡过惠通桥,进占保山,整个云南便难守住。

    日寇占据云南,那时亡国指日可待!我们炎黄子孙不能做亡国奴,我们军人不能束手待毙!”

    “对,不能束手待笼!”

    刚从前线退下来的将士们也热血高昂:“惠通桥有我无敌,有敌无我!

    弟兄们,我们共同防守怒江天险,只要我们这些人还有一口气,决不让日寇渡过怒江,我们必须横下一条心,宁可死在这里,绝不后退一步!”

    萧毅肃横下一条心,接着动员:“弟兄们,倘若日寇渡江杀来,有哪一个弟兄发现我和我的参谋人员后退、逃跑,都有权以四万万五千同胞的名义,向我和任何后退的人开枪!”

    “我宣誓:宁可战死,绝不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