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46章,迷龙搞事儿
    魏新民,家住怒江东岸腾冲市,祖上几代都是做粮油买卖的,到了他这一辈也是。

    31年,烽烟在东北升起,他该干啥干啥,最多跟邻居马震发说起时,唾骂几句小日本狼子野心,顺便响应号召抵制日货,销售本土工厂生产的面粉。

    37年,全国抗战开始,腾冲位处西南边陲之地,国家的大后方。

    魏新明有一次跟马震发说起时,还说:“战争离咱们太远。真要是小日本一路打过来,打到咱们这儿了,那离亡国也不远了,别太担心。”

    虽是如此说的,但他还是响应号召,捐出了两个月的利润,为抗战做一份贡献。

    后来,滇缅公路通车,马震发搭上了亲戚的路子,在滇缅公路上跑运输。

    先从国外购买汽车,然后运到仰光,再由仰光大量抢购物资装满汽车后,由滇缅公路运回国内。1~2个月往返一次,可获利数倍。

    这种抢钱的买卖,就看谁资本雄厚能多买几辆卡车,门槛算是比较低的。

    魏新民做粮油买卖,积攒了不少财富,也算是小有身家了。

    马震发想邀请他一起做这门生意,只是魏新民觉得异国他乡跑运输,万一路上出点事,可就全折进去了。

    相较之下还是粮油买卖更好做,不管怎么样,人还是要吃饭的吧?

    魏新民在本地也有点关系,稳住这门生意还算是容易的。

    然而,日军接连不断的挑起新的战争,他们家的安稳日子也结束了。

    溃兵既为贼,从战场上退下来的溃兵,打破了腾冲市的宁静。

    那些饿疯了的家伙可不管你是谁,魏新民家的店铺被抢了个精光,连他自己都差点被拉壮丁,弄去修筑工事。

    经此大变,他怎敢留在这里,一听日本人也要来,他便带着全家老小北上躲避灾祸。

    他们的运气好坏参半,好运的是他们赶在了日军前面。虽然惠通桥被军队封锁了,但父母妻儿都上了竹排,安全的运送到了河对岸。

    运气差的一方面,就是他自己已经赶不上下一批竹排了,鬼子追上来了。

    在人生最后的时刻,妻儿父母的面庞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战争……他好恨呐。

    ……

    怒江惠通桥段的江面宽约六七百米,两岸山势陡峭,悬崖壁立,江中水流湍急,汹涌澎湃。

    滇缅公路在怒江两岸盘山蜿蜒回环,无论从东向西还是自西到东,都要曲折迁回地上下转几十道弯。

    从东岸的老农田到西岸松山山麓的腊勐,直线距离不过三五里,但汽车一上一下,要行驶半天时间。

    萧毅肃一边指挥部队占领惠通桥两侧高地,尤以东岸为重点,一边与工兵指挥官马崇六等参谋人员布置炸毁惠通桥的爆破工程。

    “萧参谋长,鬼子上来了!”

    在东岸高地设置的观察哨,打来电话报告道。

    果然,站在桥边的人,已经能听到坦克行驶的轰鸣声。

    就在日军前锋冲到西岸桥头的一瞬间,工兵总指挥马崇六当机立断,在这千钩一发之际,下令起爆桥上早已埋设的炸药。

    “起爆!”

    “起爆!”

    伴随着总指挥嘶吼出的命令,负责起爆的工兵连长脑门子汗都下来了。此时,也不容他多想,他压下起爆器,完成了起爆动作。

    布置在惠通桥上的TNT炸药包,在电流引爆雷管后接连爆炸,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怒江两岸。

    在无数官兵的见证下,爆炸之后的桥身,沉入湍急的江水中,残余的钢索悬空晃动。

    炸断惠通桥之后,日军以装甲部队和摩托化步兵组成的快速部队,被阻于怒江西岸。

    同时,从缅北和滇西边境向内地撤退的大批难侨、难民和车辆物资也被阻断在西岸,前有大江之险,后有追兵之危。

    日军会放过他们吗?

    不会的。

    惠通桥的断绝,使得日军赶来的先头部队无法前进。其指挥官尤为愤怒,下令对西岸被堵截的难民、难侨展开了屠戮。

    无辜的平民百姓,面对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局面,只能死中求活。

    跑的慢的遭到日军的屠杀抢掠,跑得快的在冒渡过江时被急流卷走。

    日军的坦克、汽车无法过江,但这点困难并不能断绝了日军进攻的野心。

    日军遂派约一个大队的兵力,乘对岸防守不完善,橡皮艇抢渡到东岸,并在桥西的制高点——松山的公路拐弯处架设重炮轰击东岸的公路。

    停留在桥东到山顶的100多辆汽车因为道路堵塞无法开行,大部分被击中击毁,损失惨重。

    而受命赶来的第36师先头部队,第106团的两个连乘车到达老农田附近。师长和副师长各指挥一个连,居高临下阻击日军。

    日军深知敌方援军会源源不断开来,一上来就猛打猛冲,战斗一下就进入了最激烈的白热化状态。

    只是山地作战,占据有利地形的一方,天然拥有最好的防御工事。居高临下的射击,投弹,将鬼子一次又一次冲锋打下去。

    随着第106团主力陆续到达投入战斗。日军的野心遭遇了严酷的打击。

    双方反复冲击,白刃战都打了三回,战至傍晚,第106团实际控制了江东公路两侧的最高山峰。

    但敌军仍有四五百人,在东岸公路沿线山地顽抗,并得到西岸重炮的支援,企图反攻。

    5月6日,第36师第107、108两团陆续赶到投入战斗。下午向盘跳东岸之敌发起攻击,歼敌200余人,攻下两座山头,但残敌仍继续顽抗。

    5月6日下午,第11集团军总司令率副参谋长、作战参谋由昆明乘军用飞机到云南驿,随即改乘吉普车到下关,在邮电局给保山打长途电话。

    接线员说线路不通,却让商人同宝山谈生意。

    宋将军拍案大怒说:“我是宋总司令,限三分钟接通保山,不然延误战机,杀你的头!”

    接线员吓得发抖,马上把电话接通。

    宋将军在电话上了解到第36师,在怒江东岸阻击敌军的情况后,连夜赶路,于7日凌晨三点到达保山。

    其一行在从宝山到惠通桥的途中,遭到4架敌机扫射轰炸,所幸没有伤亡

    这时,第36师的3个团已经全部到达怒江前线,正在构筑工事,巩固防御,同时准备反攻。

    宋将军察看地形和敌情后,与第36师师长和各团团长商定调整部署,决定于8日上午发起攻击,务求一举将东岸的残敌彻底牙灭。

    5月8日上午,第36师集中全师所有的迫击炮和重机枪火力,掩护进攻部队发起冲锋。

    经过反复冲杀,有的同敌人进行了白刃战,把敌军压缩到怒江边上。最后除数十名敌军乘橡皮艇,或泅渡水逃回西岸外,其余全部被歼灭。

    第36师经过4天激战,完全肃清了窜到怒江东岸之敌,歼敌约400人,缴获轻重机枪、步枪80余支,终于稳住了惠通桥阵地。

    随即,36师抓紧沿怒江东岸布防,构筑工事,防止敌人再度进犯。

    日军第56师团的后续部队陆续到达怒江西岸后,见先头部队渡江进攻受挫。

    便在西岸的制高点松山一带构筑防御工事,并以炮兵加强封锁东岸公路的交通运输,

    同时在沿江搜索警戒,防范中国军队渡江反击。

    惠通桥阻敌,虽然作战规模不大,参战部队不多,战斗时间也不长,但这次战斗仍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这次作战实现了阻遏日军乘胜强渡怒江,沿滇缅公路向东途径,直趋昆明的企图。

    从此形成了敌我双方隔江对峙的局面,对于稳定滇西,乃至整个大西南的战局,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

    与此同时,远征团也快到了怒江边上,眼看着就要回去了,还弄出点小意外来。

    迷龙双手被绑在身头,一副犯人的模样,龙文章就就在迷龙身旁,用委屈的小眼神望着周景,等他发话。

    周景的目光并不在他们俩的身上,而是望着远处那一大一小孤儿寡母,嘴里喃喃道:“女人,孩子,这是逃难的吧?”

    “是啊,团长!”龙文章深以为意的点点头,指着一旁的迷龙恨铁不成钢的解释:“这瘪犊子玩意儿,要挟人家嫁给他,简直就是强抢民女。”

    “谁强抢民女了,王八犊子,你官儿大就能污蔑人吗?”

    迷龙愤怒的反驳,然后往前凑了两步,哀求:“团长,您可要给我做主。人家是自愿要嫁给我的,我没有用强!”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个是副团座,一个是手下排头连的连长,不是个小事情。

    周景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能皱着眉头等着,等赵庆香从那孤儿寡母的口中,把事情问清楚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周景已经在胳膊上拍死两只蚊子,赵庆香终于问出了事情的缘由。

    这对孤儿寡母丈夫早死了,听说日军打来,跟着公公北上逃难。这一路的艰险,对于有组织的军队来说都有不小的风险,更何况是一帮难民。

    公公死后,孤儿寡母就守在尸体旁,请求恳求好心人帮其下葬。

    然而,日军就在屁股后面追着,有哪个难民不要命的去做好事儿?

    当难民队伍离去后,孤儿寡母就守在坡上,呆呆的等着,直到等到了迷龙。

    用一连目击者的话来说,他们的连长发癫了,走不动道了。是贪婪,是好色,这就没人说得清了。

    迷龙当然也不会去向别人解释,见到这一对孤儿寡母,他的目光是贪婪而不是好色,他想在同一时间内,把两个人从眼睛收进心里。

    女人低声的请求,请求迷龙帮助葬了她的公公。而迷龙问了一句,你能不能嫁给我?

    他们就像男女之间相亲一样,试探的问对方的要求,看看符不符合自己心理的标准。

    当然,具体的肯定跟相亲男女问的不一样,不会去问房、车、彩礼之类的。其他人复述不上来,周景也无从得知。

    他只知道,女的答应迷龙了,要求是给他公公一个三寸厚的棺材,有点儿被人施恩,无奈以身相报的意思。

    迷龙发癫了,带了两个班的战士,上山坡上砍木头,做棺材。

    龙文章正好在前面巡视,听说之后以为迷龙这家伙搜刮死人财还不够,现在又强抢民女,败坏了部队的风气,要抓起来枪毙这家伙。

    得知前因后果,周景一脚踹倒迷龙,呲着牙像一条饿的眼睛都发红了的老狼。

    “妈了个巴子,你他娘的着什么急,娶老婆就这么重要吗?”

    “再说了,狗日的,有你这么直接的吗?一见面就问人家嫁不嫁给你,就是现在嫁给你,你看能不能飞回去,娶了人家啊!”

    “团长,你不是说……”

    迷龙躺在泥泞的地上,仰头望着骂骂咧咧的周景,语气十分委屈。

    “说给你们娶老婆!”

    周景给他补充上下半句,又踢了他一脚,骂道:“老子没忘,当初一个飞机跳下来的,24个人……还剩18个。

    你他娘的发死人财,老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你给和那17个弟兄攒彩礼了。

    可你他娘的不能等一等,回去再说吗?搞这么一出,让其他弟兄们怎么看?”

    周景惟妙惟肖的学道:“哦,我们抛头颅洒热血,玩命保卫祖国。当官的打了败仗逃命,还不忘娶一房太太。”

    “你说,你他娘该不该杀!”

    迷龙眼帘低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其实,他要别这么火急火燎的,救了人家母子等回去再说,就根本没有这种破事儿,龙文章也不会要绑了枪毙他。

    可恰恰是他太着急了,远征团两千多张嘴,其他人可不会管实情是怎么样,风言风语传出去,军心就散了。

    周景摆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龙文章反倒是改主意了,反倒劝起他来:“团长,看来是我没有搞清楚原因,迷龙没有强迫,罪不至死,你就饶他一命吧!

    现在又是用人的时候,不行把他扔到敢死队废物利用,怎么着也得拉几个小鬼子垫背。“

    “听见了吗?龙团长给你求情呢!”周景又踢了一脚迷龙,略作踌躇之后,朝着一旁的孟烦了说:“让这家伙戴罪立功,拿不回5个人头,我迟早要了他这颗狗头。”

    孟烦了心里清楚,团座怎么可能舍得杀他的心腹爱将。迷龙这家伙虽然贪财点,但打仗的确是把好手。

    这一个团长一个副团长,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演一场戏,迷龙戴罪立功,这场风波也就算过去了。

    微微摇摇头,他上去把滚成泥人一样的迷龙扶起,“行啊,算你命大,还落一老婆,恭喜啊!”

    迷龙充耳未闻,他的眼里全是站在不远处的那一大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