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欧冠比分

备案号:鲁ICP备16019537号-1

欧冠比分手机版

欧冠比分网站地图

欧冠比分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47章,一座桥
    南天门,禅达就隔着一座桥,桥那边是一个营的守军,在匆忙修筑的工事中驻守着。

    桥这边,是在敌人追击下,溃败回来的远征团。而在桥上,挤满了携家带口的难民,还有更多的难民往桥上挤。

    与周景想象的大为不同,他以为,守军应该派出军士,指挥疏导人群,将难民拥挤混乱逃命造成的影响消弭。

    这又是现代和平思维在作怪,战争年代,跟他所想的完全不同。

    那些守军与其说是在维持秩序,不如说扰乱秩序。他们明目张胆地在桥头和桥墩上安放炸药,让本来就混乱的人们歇斯底里。

    不少抛锚的车横堵在桥上,以至过桥的人只能从留下的寸许边缘,小心翼翼地蹭过。

    一声尖叫,一个被挤下水的人,在江流里打个花就没了。旁人没有惊叫,没人呼救,这场灾难长了点儿,长得足够让所有人学会沉默。

    “要麻!”

    “到!”

    周景指了指桥上正在布置炸药包的工兵,“带上你的人,给老子速度冲过去,别让他们炸桥。”

    “是,侦察排的兄弟跟我来!”要麻一招手,带着一帮人横冲猛撞,连拉带扯打开了一条道路,向桥对岸冲去。

    “告诉龙团副,给老子把屁股后面盯紧了,老子可不想让小鬼子捅腚眼儿。”

    周景向通讯兵下达了命令,便招呼了迷龙,带着一连的兵去桥边维持秩序,那里聚集了大量的难民,还在往桥上挤。

    恐惧压倒了理智,即便被以往的兵大爷呼喊呵斥,他们依旧不管不顾的冲击着,想要上桥,想要上对岸,逃离这片即将爆发战火的地方。

    “往后退,往后退,这样挤的你们谁都逃不了。”

    “喂,那个秃顶的家伙,说你呢,别挤了,往后退!”

    “你大爷的,再推老子给你一枪托!”

    与士兵们呵斥相对的,是人群中纷乱嘈杂的各种声音。

    有父母呼喊孩子的,有妻子呼喊丈夫的,还有小孩的哭闹声。

    一连近两百条汉子,都拦不住这些想要求生的难民。

    形势非常不妙,周景拔出腰间的佩枪,冲着天空连开三枪,“砰砰砰”,冲击防线的难民们动作都僵持住了,对于枪械的畏惧,对于大兵的畏惧,这才浮上心头。

    轰,轰!

    两颗炮弹就落在南天门,轰隆隆的炮声,难民们对于鬼子的畏惧,又压倒了对于国军大兵的畏惧。

    情形一下又变得混乱起来,有的人恐惧之下甚至鼓噪开来:“冲冲冲,小鬼子追上来可是不分青红皂白,都得死。我就不信这些大兵敢开枪!”

    也有人央求着:“兵爷,我求求您放我过去吧!我的家人都在桥上,过不去就是天人永隔,求您了!”

    还有人则拿出钱财作为贿赂,只求放他们过去。

    周景的脸色更加阴沉了,通讯员非常识趣儿,步话机已经接通了殿后的二营。

    “喂,喂,团长让我问的,后面为什么打炮?”

    “小鬼子上来了?步兵就在两公里外,正在爬南天门?小鬼子的炮兵就在5公里外?”

    是小鬼子的四一式山炮,一旁听着的周景心里笃定,小鬼子是得到援军了。

    这种山炮75毫米口径,射程有6公里,全重540公斤,也就是半吨多,是日本明治41年设计制造。

    这是一战时期日本人设计研发的炮,作为师团一级的配备,有点跟不上时代了,被日军的94式山炮替代。

    而四一式山炮,则被日军下发到了联队一级,4门炮组成一个炮兵中队,作为步兵的支援。

    炮兵中队都到了,那当面之敌就有可能是一个联队了?

    周景接过耳机和麦克风,“喂,我是周景,龙文章在吗?”

    “团长,龙副团长正在指挥二营布置阵地,用我去叫他吗?”通讯员问道。

    “不必了,你转告他,炮连交给他指挥,不要给我节省炮弹,一定给我守住南天门!明白吗?”

    ”明白,不节省炮弹,一定守住南天门!”

    通讯员复述了一遍,结束通话便背着步话机,去向龙文章传达周景的命令。

    武器装备都不差,有一个豪华的炮连做支援,而且还有山势之险,龙文章守住南天门,周景是一点儿也不担心。

    真正让他发愁的,是这混乱的局面,河对岸不省心的守军。

    从手下的兵中抢过一挺轻机枪,周景朝着空地上哒哒哒的打了一梭子,炙热的子弹在大地上留下二十个眼儿。

    混乱的人群一下又变得寂静起来,这大兵是真的要杀人了?

    勉强得到了发声的机会,周景扯开嗓子,“慌什么慌,小鬼子来了又能怎样?我的两千弟兄,就在你们身后的山上守卫着。

    小鬼子要想过来,除非先从我们远征团弟兄们的尸体上跨过去。

    小鬼子能办到吗?

    扯蛋,他们就是妖魔鬼怪,老子的远征团也能把他们死死地钉在南天门。

    我知道你们想到河对岸,就是为了逃避鬼子的屠戮,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不用害怕急这一时半会。”

    “长官,那什么时候让我们过?”人群中有人发声问道。

    立即就有人附和的问:“是啊,长官,您能给个准话吗?”

    “能过,马上就能过。”

    周景斩钉截铁的给了回答,话音一转,又说:“不过,不能乱糟糟的,要有序的过桥,听我士兵的指挥。现在排成两队,老弱妇孺在前,男人在后。我保证你们都能过河对岸。”

    凭什么让老弱妇孺先走,应该谁出钱多谁先走啊!或者现在就排在前头的就走。

    有的富人心有不甘的想要鼓动众人,但是瞧瞧那位两眼瞪得通红的长官,周围荷枪实弹的大兵,便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这个安排。

    没有了源源不断往桥上挤的,之前还在桥上的那些人,一部分就已经过了桥,还有一部分也走了一多半儿。

    等一下堵塞桥面的车辆,障碍清除,难民有序过桥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可就在此时,步话机里传来了侦察排的急报:“喂喂,团长,守军的工兵要爆破大桥!”